房产供求信息发布 >> 我要发布
您所在的位置:泾川网行风>>人文物华>泾川文库>泾川文艺>>正文内容
时间:2013年10月10日 来源:作者原创 进入论坛 点击数:  我要评论 【收藏

  谨以此文,缅怀菊花婶,也表达对所有为美好付出辛劳的人们的敬重。——题记

  国庆节前后,王老汉家种植的菊花就全都开了,黄灿灿的,像铺了一地金子。花枝儿壮,花瓣儿肥,菊花身畔还是菊花,风轻轻过时,每一朵菊花都在风里晃,像卷起的浪。懂花的人都说他家的菊花叫寿客,取长寿安康之意。

  王老汉在菊花身畔长久坐,往旱烟锅里填满烟叶,用大拇指摁瓷实,嗤,嗤,一下一下打他的齿轮打火机。打火机一亮一亮的,终于燃起一丛火苗。王老汉旱烟锅就着火苗,吧嗒吧嗒吸,烟锅里的烟叶被点燃了,腾起一细缕又一细缕烟,那些烟,从王老汉的唇缝、鼻孔里冒出来,慢慢不见了。吧嗒,吧嗒,王老汉抽完一锅又一锅,微弱的火光一闪一闪的。菊花不懂愁滋味,一个劲儿盛开呀盛开。

  王老汉的打火机是滑齿轮换丝线芯子添汽油才能用的那种旧式的。打火机是菊花婶给他买的,好多年了。现在人们用的一次性打火机,一元钱一个,女儿给他买了一大把,他一个都不用。王老汉旱烟锅上的烟袋都磨破角了,他也舍不得换,那是菊花婶一针一线给他绣的。王老汉觉得打火机在旱烟袋在,菊花婶就在。菊花婶是他命里的桃花。这是菊花婶过世后王老汉才咂摸出来的话,可是菊花婶不在了,王老汉是收菊花婶命的阎王。每当想起这个,王老汉就不想独活了。这样的活,比死了还难受。

  菊花婶刚过世那会儿,王老汉把一把老镰磨得飞快,疯了一样砍菊花,两亩地的菊花被杀得一朵不留。那一年的菊花花盘分外大,落在地上,像硕大的泪。王老汉不流泪,他的眼睛里冒着火。他砍菊花砍得气喘吁吁,还一脚一脚把一朵一朵菊花都踩入泥土里。王老汉发誓:这辈子要是再种菊花,自己就是狗娘养的!王老汉一滴眼泪都没流,安葬了菊花婶,又翻好地,把地里的菊花枝干、根须拾掇干净。王老汉安顿完所有的事,就打发女儿回家去,说自己什么事都没有。女儿觉得不大对劲,翻翻找找,就从王老汉土炕的席子下翻出了一包耗子药。女儿把耗子药扔王老汉面前,惨烈烈一声:“爹呀,你要走了这条路,我还怎么活?”当下就晕了过去。王老汉掐女儿人中,哭喊声唤来了邻居,一番抢救,女儿才哭出声来。王老汉嚎啕大哭,之凄惨状,令前来帮忙的邻居都落下泪来。好好的一个家,菊花婶一走,这就算散了。成一个家,得一辈子。败一个家,只几天功夫。世事难测,谁,是哪个睁大眼睛拯救人的佛?

  王老汉和菊花婶家住杨柳湾,杨柳湾距离泾川城不过一两里。王老汉家有两三亩地。这些年经济发展快,郊区的地可都是风水宝地,见天涨价呢。更妙的是他家田地往南1000米处有一条芮河,灌溉极其方便。王老汉家距离杨柳小学近,学校厕所里的粪便处理是个难事,王老汉正好淘来肥他的地。王老汉是把种地的好手,什么贫瘠的地,只要一到他手里,准被侍弄的黑黝黝地肥。前些年和邻居们一块儿种菜,他的菜长势就好。绿油油的小白菜、香喷喷的芫荽、粗壮的胡萝卜、辣椒茄子西红柿,种什么成什么,王老汉腰包一天比一天鼓,人一天赛一天精神。王老汉可不是只知道低头拉犁的牛,他脑子活泛着呢。城里一圈一圈的遛,终于瞅出门道来了——每年国庆节前后,地摊上的菊花一溜儿摆放,老好看了。他一连几天蹲点,用心数,人家一天卖五六十盆呢,一盆三四十元,就忙活一两个月,收入抵他种两年菜。攀谈,知道菊花是从外地运来的。问好种不,回答是没种菜辛苦,比种菜简单。王老汉自个跟自个拍了板,明年就种菊花。还暗地里偷着笑,心里话,俺老伴一村子的男伢子女娃娃都喊菊花婶,我还就不信种不出菊花来。

  王老汉可不是蛮干的主,他打听来打听去,找着了养菊花的人。自掏腰包去跟人家学菊花种植技术,在人家的花房里没黑没明忙了两个月,耳听八方眼观六路用心记,将养菊花的技术就学到了大半。种菜已经见了效益,菊花婶实在舍不得舍弃,整天跟王老汉吵,土生土长的大西北男人很少能有被女人左右得了的,王老汉又是个认准道就走到黑的主。就是要种菊花。第一批植株是从花房老板那里买来的,重新栽植在一块肥沃的地块上,施一层土杂肥,保暖越冬。三月扒开粪土浇水;五月份菊花幼苗长高时,将全株挖出,分成数株,栽植于大田,浇定根水;初夏扦插育苗,之后将插条插入苗床,接着移栽;菊苗移栽成活后,到现蕾前要除草;除施足基肥外,生长期还要追肥;小满前后菊花分枝,得摘花蕾,还得防治病虫害。王老汉从早到晚忙在菊花田里,到九月,菊花开了,却杆矮朵小,上市,忙活了一年,不贴不赚,打了个平手。菊花婶生气,王老汉腆着脸哄,原话是:“就当咱交学费了,明年我给你翻倍赚。”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说的是寒窗苦读功成名就,用在种菊花上也恰恰好。第二年,王老汉调整了菊花苗子,在第一次种植经验的基础上,又施了适合的花肥改良了土质。你还甭说,那菊花苗子,王老汉再侍弄时,就像驯马人手里握着了套马杆,一个个听话驯服,可着劲的给王老汉献媚,株株枝干粗壮,朵朵花朵蓬松,瓣瓣色艳肥实,连花市上外运菊花的风头都被它抢了去。

  王老汉驯服的不只是菊花,还有菊花婶。菊花婶年轻时可好看,是一朵漂亮的菊花呢。是王老汉央了好几个媒人才求来的媳妇。当初菊花婶一眼都没瞧上王老汉,赖不过王老汉死缠烂打买这送那,又干活讨好自己的父母才嫁了过来,生下女儿才算彻底收了心。王老汉兄弟多,一个个娶下媳妇来,家徒四壁,他一直为菊花婶没跟自己过上好日子心里欠得慌。这下好了,钞票一卷一卷的,都交给菊花婶保管,扯了新衣置办了家具,欢欢喜喜嫁了女儿,小日子越过越热气腾腾。

  春天,王老汉忙着翻地、播种花籽,忙得回不了家,菊花婶一手提着小竹篮一手提着黑亮亮的瓷瓦罐给王老汉送饭去。王老汉看一眼走在田埂上的菊花婶,觉得她依旧腰身软脸盘子靓,看一眼温暖,再看一眼,还温暖。盖篮子的布揭开,是热腾腾的大白馒头外加一碟子可口小菜,菊花婶舀了罐子里是热腾腾的汤端给王老汉。王老汉笑呵呵吃,看菊花婶,也夹带着丢几句荤话。菊花婶嘎嘎的乐,吃完了饭俩人你挖坑我点籽。夏天,苗子长得壮,她俩一起分苗,掐去多余的花头。最壮观的是秋天了,满地的菊花欲开未开或绽开好些朵儿,每一株模样赛过菊花婶俊。王老汉和菊花婶就一整天都守在地里忙,你瞅我我瞅你又都瞅着菊花乐。菊花在他们的面前晃呀晃,晃呀晃,掀起金色的笑的波浪,把菊花婶衬得越发慈眉善目。

  菊花年年开,年年王老汉骑一辆电动车驮菊花婶卖菊花。

  前年九月,那一天天高云淡大太阳亮光光,那一天满车的菊花朵朵美艳,那一天王老汉兜里钞票满满,那一天菊花婶脸上欢乐一朵一朵开成花。回家路上的夕阳,是嫣红巨大的一轮圆满呵。王老汉敞亮亮吼着秦腔,菊花婶的笑声脆赛若大珠小珠落玉盘。就那么一颠,那一颠呵,颠出了惊天的灾难。菊花婶和卖剩的一盆菊花一起被摔下了车子,摔碎的花盆抵在了菊花婶的额角上,菊花婶的血一缕一缕,染红了菊花。

  菊花开得正盛,一朵一朵,一株一株,挺在田地里,在风里晃,像连绵不绝的哀乐。菊花婶没了,王老汉的心被掏空了。王老汉磨了一柄快镰,菊花被杀得满地,每一朵落地的菊花,都是盛开的殇。这一地的殇,刺穿了王老汉的心活剐了王老汉的肉。……

  又是一年国庆节!

  国庆节前夕,王老汉家的菊花又开得繁盛。

  菊花婶走后,王老汉两年没有种菊花。他一遍遍狠狠地对自己说——这辈子再也不种菊花了!

  可是每到菊花绽放的时节,街头巷尾遇见他的人们总是问——菊花呢?菊花呢?听到街坊邻居的询问,他像丢了魂似的。菊花婶不在了,家里空落的瘆人,王老汉不想回家,只好常常去地头上发呆。当菊花婶走后的第三个年头,王老汉不得不又走进了田间,忙碌在菊花田里,算是个搅扰。菊花婶走了,可他还得活下去。

  今年秋天,又见王老汉卖菊花了。一车金黄的菊花在阳光下笑呢,王老汉倚着花车站,裤脚上满是泥,头发都要白过了。他冲买花的人笑,并不怎么掰价,还蹲下来,吧嗒吧嗒的抽旱烟锅,用的是那个旧打火机,打不着了,在裤子上蹭一蹭,又用大拇指使劲滑齿轮。嗤,火苗一跃一跃的,像菊花开,像菊花婶的笑。

  (故事中不无杜撰,也确有其事。那个卖菊花的我并不知名的老人,在卖菊花回家的路上,老伴被摔下车,走了……)

※观后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网站声明
  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网行风)”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
※相关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