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供求信息发布 >> 我要发布
您所在的位置:泾川网行风>>人文物华>泾川文库>《朝圣之旅》>>正文内容
时间:2012年08月12日 来源:作者原创 进入论坛 点击数:  我要评论 【收藏

  这是泾川西王母祖庙史上极其绚丽的一页。

  这是泾川气象史上极其怪异的一页。

  1994年10月下旬,农历九月中旬,西王母大殿落成庆典即将举行。

  往年此时,艳阳高照,天淡云白,人们身着衬衣与中山装、大众服即可,不少人仅穿衬衣刚觉舒坦。

  当时,地里的荞麦颗正把面浆向面粉过渡,糜子欢喜地弯腰,红色颗粒也在不遗余力地生长面粉,高梁满山,苹果正是加重红色的时候,红扑扑的向人致意,梨枣顶开叶子坦然亮相,虽然市场里到处堆积着苹果、枣、柿、梨,但八成的产量还在树上,果实还充分利用最后成熟期倒计时,正是增加个头,糖份,提升品质的时候。特别是柿子,满山红遍,最早在一个月之后才是采摘期。

  但就在10月14日,天上布满,又厚又重,颜色深灰色的云,大雨下了起来,一下就不再停止,人们必须打伞,因为秋雨是能持续一天而不紧不慢下的。

  10月15日,早上出门,大雪覆盖了原野,大雪还在铺天盖地而下,由于地面还是适宜植物生长的温度,湿度正高,突然间由雨变雪,所有树木的叶子还未落一片,落叶本在一月之后,湿叶子正好成了粘住雪进而落厚雪的小平台,落上去的雪是湿的,雪只要飘上去,就粘在一起。冬天的雪,树上仅落十分之一,九月的雪,尽情落在叶子、树枝上了,每棵树突然承载着比果实重量还大的负荷。15日的大雪整整下了一天。

  进了城的农民讲,15日半夜里,树枝被压折的咔嚓声把他们从梦中惊醒。树干高直、树冠硕大的树枝没有不被雪压折的。糜子、谷子、荞麦等低杆作物,被雪从根部压平,雪继续落在上面。田野里看过去,足有一尺多厚的雪,其实是作物支撑起的,这在几十年、几百年历史上,极为罕见。出了门,路上是厚厚的积雪,踩上去,是踩着一包又一包水,气温稍微回暖,雪融成水,泥泞难行,泥跟着鞋子卷起卷儿,行一步退一步。

  下午,小北风刮来,泥泞瞬间凝固,但又不是冻成一块。地上过多的积水散发着寒气,在风的作用下,在秋天里出现了比冬天的冷更难形容的冷。

  10月16日,大典正式开始,雪又变成雨,下个不停,只好改变大典方案。这种潮湿加着北风的冷,是当地人几代也未在九月遇到的,这种寒冷成了一个独立的类型。北京、省、地区、周边的客人冒雨在街上来来去去,体验另外一种风情。

  这天,原定于在县体育场举行的甘肃泾川西王母旅游经贸会开幕式,改在泾川影剧院举行。中央、省上、地区来了百多位领导、嘉宾、各方面负责人。领导们先后讲话,县直各部门、各乡镇负责人和职工参加会议,大部分该分享开幕式盛况的人无缘参加,因为影剧院已座无虚席。

  郭叶子团长、台湾许多女子和家人组成的朝圣团都来祝圣,却猝不及防这种冬不冬、秋不秋的天气,他们带了正常的秋衣,本来都显多余,但在此时,只有隆冬的全套服装才能御寒。这种反常的气候,提前两个月来到的奇冷,给在海岛上的南方人,带来了终生第一次遇到的奇特考验,特别是在心理上、情绪上。但是,台湾朝圣团的男女老少,很快接受了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大自然的挑战。

  西王母是洞阴之尊,司天之厉及五残,神职本来就罩上了上古西部的气候色彩,她的大部分岁月,是与肃杀的白雪相伴的,她的信众这次遏到的极端天气,正好吻合了这一神话意味,这正是信众们在真实的天地气候中领悟西王母道教文化内涵核心的良机。

  台湾祝圣者精神更为振奋,极快适应了气候,把庆圣工作做得更为精到,他们认为这正是母娘在鉴定众灵儿女的心是否真诚。

  10月17日,雨终于停了。重修回山王母宫经理会会长王国栋主持西王母大殿剪彩仪式,会长雷发雯发表讲话,地区、县上领导为大殿剪彩,经理会经理宋钟鹏、刘炳文、李泮生、樊国亭、毛昌谋等出席了仪式。

  西王母祖庙圣典大幅会标挂在新落成的祖庙前檐,剪彩之后大典庆成法会正式开始,郭清秀主持仪式,郭叶子堂主发表讲话。

  西王母大殿前,大雪留下的痕迹很难除尽,泥泞还在伴着人们,北风在山顶吹动,人们躲开泥泞,在三皇五帝殿檐下随意站立,未形成纵横有致的队形。

  这一天,准备了一个多月的10个大型广场文艺节目盛装上街,彩车很快装扮成功,这是彩排,也是让城乡老百姓一饱眼福,还是为王母大殿正举行的剪彩仪式助兴。

  10月18日,天阴了一天,街上大街小巷涌满了人,有客人,有乡下人,城里人多半跑出来看热闹。台湾祝圣团道场早已启动,今天继续举行。我抱着儿子张雨宇,从天梯爬上回山,请台湾朋友用我的甘光牌相机(装着乐凯牌胶卷),在大殿前拍下一张全家合影,当时就想不起问一下为我照相的台湾朋友大名,也未邀请台湾朋友合影。

  下午,天更阴了,来的客人返回的不少。

  10月19日,万里无云,阳光普照,无风,泾川九月秋高气爽,果实正在成熟的天气全然复原,如天生丽质、饱经风雨的母亲突患大病,一两天却恢复得光彩照人。

  闭幕式在县城体育场举行。原泾川二中大门外搭起了三座回山式样、也是金字塔状的主席台,坐东,向着西王母大殿。中央、省、地、县、周边地区的各界领导、代表坐在主席台上,郭叶子、郭清秀等台湾朝圣团负责人也在主席台就座。广场里,群众坐满,三青鸟在高空飞翔,当宣布会议开幕式,三青鸟飞向太空。

  主席台上坐不下贵宾,主席台两侧,摆了几百张凳子,才让部分客人有了座位。

  高潮是广场文艺表演,这一次参加演出、承办单位达34个。当时,泾川工业企业有几千名职工,长庆油田泾川基地还正常运转,他们也参与其中,老师、职工为主力,直接参与扭秧歌、扮古代人物、为别人装扮,布置、维护彩车,还有服务演出的人员,总人数在3000人以上。企业男女职工正是广场文艺的最佳演员。

  表演、彩车所用的服装、头饰、鞋子、导具、丝绸、彩带、彩花、图版、彩旗、横幅,都是各单位受命一次性投资置办,仅筹备彩排用去一月多时间,从人力、物力、智力讲,从演出规模论,都是泾川历史上第一次。

  节目在广场内依次亮相、表演,秋天的自然意境从农村挤进来,秋阳多了一份凉爽。丰收之后、大功告成之后的放下心来回顾、精神享受一番的感觉,强烈地冲击着人们。

  广场演出结束后,表演者和彩车南出广场,沿安定街西上,半步一舞,一步一蹈,秧歌只能不停扭动,彩车缓慢如停驶。50米长的青龙具有震摄一切的威力,这条青龙和艺术大游行的队伍经过安定街、泾崇路,在回山之下北门折向东,经北新街、泾灵路,绕城一周,城乡十几万老百姓自觉捧场,大开眼界。

  这是泾川前所未有的文化盛典,这样的盛典在10月出现是第一次,在西王母祖庙庆典历史上,也是第一次,也可能是今后难以超越部分节目水准的其全民参与盛况的唯一一次,城乡10万多人参与。每年正月初至正月中旬,泾川各乡镇社火进城,才有如此全城人人出门、人人放炮,人人装扮,人人抬鼓、人人打旗、呵护当演员的小孩子的民俗,而在1994年,把春节才有的全民大联欢、全民狂欢节搬在了10月。飞云、高平的社火出现在彩车之中,把泾川地方文化精粹向王母盛典奉献,高平唢呐手在彩车上鼓圆腮帮演奏代表作,令人荡气回肠。

  这次盛典的整体策划,文艺演出、主席台设置、以至仪仗中如风雨雷电彩旗上文字、古代人物确定、彩车造型、内容等都是副县长刘映祺的灵感、才华之体现,几乎没有副策划、副导演。我有机会受命撰写了广场文艺演出解说词,在节目标表演、彩车经过时由主持人在主席台上朗颂。

  这场广场文艺演出场地、闭幕式会场,现已成为新景花园,当年的原地标志和风光,今人无论如何也想像不出了。

※观后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网站声明
  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网行风)”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
※相关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