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泾川网行风>>走进泾川>泾川写艺>荐书堂>《泾州儒家遗产史》>>正文内容

明赵时春撰《重修学宫记》碑

2020年04月05日 来源:作者原创 点击数:

清乾隆《泾州志》艺文志、民国《泾川县志》卷二十金石志石刻条下载:

重修学宫记

明.会元(平凉人)赵时春

升平百八十载,维养维教,丰积而蠱,边郡为烈,剔蠱致亨,实存诸人。肆维山东露化张夫子来守泾,辑秩其民,巳五春秋,顾宣圣之礼殿,荒秽弗治,学宫荐榛萎俎豆弗戒,思大振厥职,训育是责。爰请俞所司,饬五材、鸠群工,奔走奏技,上绚下巩,肃肃明明,冠冕巍峨。时春密迩乡郡,兼成旧学,宜衍师说,上告厥灵,下咨多士,曰:“自泰始迄今,几亿代人有恒道,罔不惟圣是师,维周惫虚文,士放利于浇,率私己而厉民,厥究民病而身殃,天恫我民。诞锡宣圣,世为我师,演经万数,曰仁则一,大哉仁乎!俾尔学子,端乃好恶,谨节性情,以一气通天地而不忒,故以一身建诸天地而无愧。少试则审心力以役长上,而老者以安;大行则敷施嘉猷以靖家邦,而少者以怀。咸歆风烈,尊曰师长,因范垂训,稽为典实。斯以坐役群动而民不告劳。亿兆戴之以欢心,诚造仁之亟而握道之要也。是诚学孔氏以处孔氏之学,夫奚不宜。虽然,势致则反,物亢则害。昔者周文公抗成周于唐虞而后为惫文,安知孔子之挽后世为东周,而学者不早以他术厕其间乎?故谈性命,则实庄老;峻文法,则祖申商;规权利,则挟仪秦,嗜利欲则倍饕餮。使异类反持之以议孔氏,是术之鸷戾而不仁莫甚焉。学孔氏者,宁不以为大忧乎?忧之云何?亦归于仁而已矣。仁恶乎在?曰新诸吾心。仁非吾心乎?而胡以新为。非学者厕之以他术而后有新乎?夫新孔氏之宫,以待学者,良有司上敷圣明之仁政也。斥去不仁之术,以新孔氏之道者,学者所以昭往范,启后业之仁心也。敢表之以列于石,庶不仁者诎,而好仁者励焉。张君名髦士,以嘉靖癸卯岁,学于孔氏之乡而擢守是邦,曾及先翰林君之门。其佐判官刘倬,学正曾周、刘黻、蒋钰、袁廷儒咸乐厥成,而太学生何汝霖、郭梦阳则职厥役者也。法宜备录。(清乾隆《泾州志》、民国《泾川县志.金石志》)

《陇右金石录》张维按:新诸绋牲之石

《泾州志》:明重修庙学记,在文庙。嘉靖二十七年,赵时春撰文。

按,此碑州志所载,与《浚谷集》多有出入,未得拓本,不知孰为刻石之作,兹从《浚谷集》录之。


相关新闻

    指定的模型还没有相关信息!

版权与免责声明

泾川网行风关于作品版权的声明  

1、凡注有“网行风”或“HUGO”的稿件,均为泾川网行风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为“泾川网行风”。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娱乐视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