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供求信息发布 >> 我要发布
您所在的位置:泾川网行风>>人文物华>民俗文化>古今之缘>>正文内容
时间:2015年05月14日 来源:作者原创 进入论坛 点击数:  我要评论 【收藏

  赌博亦称博彩。民国初年到20年间,泾川各地的民间及军政官场,赌博应有尽有。以荔堡镇为例,在每年的3月17日、4月8日、6月6日和10月1日的4次庙会期间,以赌头黄福生(湖南长沙人)等人为首,麇集各地赌棍商客,搭设"宝棚"聚众玩赌。

  赌场一般多由红帮会全权操掌。下设"宝官"(赌头)1人,助手(单辫)1至2人。"宝官"专责宝场,助手专管赌注、输赢收付等事。赌具主要有"红宝"、"单双"、"掷骰子"、"黑虎"、"牛九"、"花十五"、"四门摊",后来又增设了麻将、牌九、黑红牌等。

  红宝每天只开两场,白天一场,晚间一场,押的人多系地主、巨商等。他们睡在商号店铺里抽大烟,手下的人受命去下注,等注下齐了,经宝官检查、单辫同意后,即派1人沿街走巷,鸣锣吆喊:"某宝官的宝快要开了!"如此反复吆喊几次,待宝注定了再无变更时,方可揭宝。有的大赌头还专门骑着驮银子的骡子走州过县,以赌为业。在赌行里,他们都有一套骗人的花招,如玩"单双"时,暗里带着彩骰子,每当耍不赢时,就借洗骰子为名,偷偷将口内已含彩骰子换入茶盅内,连摇几次,方可自揭或卖出,定能大赢。同时,还产生了行话谚语:"行家出四鳖出三,嵬娃子出了个没贯贯"、"杂快五子老年顺"、"掐五坐六掷穿花,此术如能学到家,战无不胜的好耍家"、"挖虎品萧哩,掀牛九立刁哩,掷骰子供招哩"等等。

  久陷宝场的人,赢者甚少,多数则输得精光。越输越想捞,越捞越输得惨。他们置生产生活于不顾,妻恼子怒当耳旁风;吃不香饭,睡不着觉,伤神劳心,精疲财竭;巧取豪夺,输打赢要,情财俱散,倾家荡产,攀亲沾友,债台高筑;赌债逼得萌生邪恶,破罐子破甩,偷、抢、扒、骗,为害于亲邻。还有的卖儿卖女,出当老婆,有的伦为乞丐;有的走头无路被迫自杀;有的则被拘留、罚款以至坐牢。县田赋粮食管理处城关稽征处主任刘昌志,就是因玩赌输光全部家产,解放后又继续玩赌,被依法惩办。

  民国20年后,荔堡的赌场转操在张得民(陈圭璋部的旅长)、甘肃省保安大队驻荔堡镇的杨干丞、97师的何排长等驻军手里。民国36年至建国前夕的各镇公所均有官设赌场,按天按月收取赌金和赌税。在红帮头子操持赌场时,荔堡镇东西街两头各栽一个"好汉桩",对那些揭飞碗子久输不付钱的人,由宝官下令将其缚绑在桩上,禁食停水,并勒紧绳索,以此示众,有人出面祈情付债时,方可解绑。此后军政官方开赌场时,以直接管押惩办而取消了原法。

(作者:脱超群/焦宏明
      
上一篇:田家沟—院里院外(散文)
下一篇:《大美甘肃》走进泾川
※观后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网站声明
  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网行风)”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
※相关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