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供求信息发布 >> 我要发布
您所在的位置:泾川网行风>>人文物华>泾川文库>《西王母民俗录》>>正文内容
时间:2013年03月13日 来源:作者原创 进入论坛 点击数:  我要评论 【收藏

  还是王村镇一带的婚俗,王村镇20里以东的泾州古城及以东地域无此婚俗。

  姑娘出嫁的次年正月十五,已是人妻快一年了,女婿背上3升6合或3斤6两粘面,带上3尺6寸贵子红布,3丈6尺红头绳,来到岳父家中。用带来的全部粘面捏一个猴,面多少,决定猴的体积大小。猴的头顶上用与猴连成一体的粘面捏一盏灯;猴的两个肩膀上各捏一盏灯;猴是坐在凳子上的,两只前爪搭在膝盖上,搭在膝盖的两爪上各捏一盏灯,共5盏灯。

  把方桌抬在上房正中,方桌上搁一把有背的椅子,椅子上搁一把无背的杌子,猴被搁在杌子上,这已高出一人高或小个子的两人高了。

  新女婿爬下磕头烧香之后,从扫帚上抽一根长长的软软的竹子,竹子头劈开夹一根点燃的香,香头上燃着微弱的火苗,用长长的软软的竹子奔着点猴头顶上的灯,灯是捏一个窝,倒上清油,用棉花做上捻子,这灯左点右点就是点不着。

  灯是头一天下午至晚上捏好的,点灯是在正月十五或十六日正午,各路亲戚都来了,岳父或岳叔父、小舅子向所有亲戚一一介绍新女婿,实际是认亲,因为娶亲时新女婿一般不来娶亲,或因忙乱所有人并未看清新女婿模样,今天要睁大眼睛仔细打量一番。如果是一表人才,啧啧称赞,从心境到心底疼爱这女婿。如果是怪眉怪眼,奇异之相,确知非一般之人,肯定有超人之处,就要日弄他。

  见面的过程也是喝酒坐席的过程,女婿一一敬酒,摆碗菜,端馍,点头哈腰,奴颜婢膝,讨得大家欢心。

  点猴灯是在家宴之后进行的。点不着灯,只好向围了一房、门外也围满的表兄表弟表嫂表姐妹及庄里小舅子小姨子之辈份的少男少女和老人求绕,大家是在捉弄他,看他笑话。女婿只好作辑不止,说好话谢罪,转了一圈又一圈,掏出香烟,一人一支,给女的每人好几颗水果糖。女婿嘴软了,便取掉杌子,猴被放在椅子上,这一下减了高度,灯还是点不着,挖苦话从女子们的嘴里说先出来,“真囊包!”“真没本事。”“连个灯都点不着还能做啥呀?”“不会点灯怎么能把黄花闺女哄走?”

  新女婿又发一轮烟,发一轮水果糖,好话说了一箩筐,百般求饶之后,椅子被取掉,猴被放在方桌上,这只是半人高了,用火柴就可以点着,但还是点不着。大家心中都明白,灯里面是小舅子加的水。这一下再点不着要动真格的,发钱!发钱以前要发烟发糖。由于几轮下来,把身上准备的很充足的烟糖发光了,掏出钱来,有人飞快地去小卖部买第二轮。买的路上,少不了贪污烟糖。又发一遍烟糖,还是不行,便向孩子们发钱,由1人1毛到1人2毛、5毛、6毛、8毛、1元、1元5角、2元、3元,钱数的变化肯定是20年多间物价上涨的连锁反应,庄里也出了十几茬女婿了。现在,每人发给10元还嫌少,还叫啬皮。

  钱发了,还要磕头,只好忍气吞声,拉下架子。有的女婿血气方刚,心中不知骂了多少遍难听话,甚至想跑回老家去不点了。小舅子们眼看新女婿要撕破脸皮了,生怕弄出不快,就把过年时榨的新鲜油菜籽油壶提来,倒入小壶,弄完灯内的水,给5盏灯上加上真正的油,真油加进去,这菜籽油灯也不像煤油灯一点就可着,还要有极大的耐心才可点燃棉花捻子。有时,漂亮风流的女子、嫂子们,刚当了新媳妇的女人们还扑扑的吹,刚点着就被吹灭,经过几番折腾,5盏灯终于点亮了。

  大家欢呼,打闹,说些吉利话,门上或街上的社火队已有震耳欲聋的锣鼓声,大家便让灯自己点着,去看社火了。

  看罢社火,亲戚全部回来,先给每人搂一碗凉粉,每人再就一个包子,降一降火。正月里吃肉喝酒太多,火太大了。接着坐席,喝酒。宴罢,亲戚们要赶着回去,在各自村庄看夜社火。

  新女婿和新媳妇则分别在偏房或偏窑里住了,听着叭叭的零星鞭炮声。

  猴灯还在点着,因为清油灯极其耐时,点燃后也无污染,人闻着也舒服。

  第二天早晨,吃长面,一般是新媳妇去擀或是嫂子、小姑子、新媳妇一同擀,一同炒汤。长面吃罢,又要忙着装社火。时间很宝贵,一边挽留女婿女孩,一边坐席、吃包子、吃椎巴。坐席的盘子端下去,女婿把猴灯吹灭,用带来的3尺6寸贵子红棉布包严猴身,用3丈6尺红头绳捆绑,剩下的红头绳拴在猴脖子里。新女婿抱上猴,向岳父家大小人等告别,说吉利话。岳母少不了说“问候你妈”, “问候你奶”,憨憨的笑语欢声不绝于耳。新媳妇包严头,红包巾、红衣服耀人眼目,新媳妇也要告别亲人,其实打昨晚就想回到婆家去。

  新女婿把猴扛在肩膀上,要小心翼翼扛好,山高坡长路远,还要过桥。回家后,把面猴揉成圆棒,切成一个一个馍片,蒸熟,就成了饦饦了。或用油炸,或不炸,全家人都吃,很快吃掉。

  贵子红,一种大红色的俗称,丝布,指不是斜纹而是经纬方正的棉布,贵子红取早生贵子之意。面猴肯定是封侯挂印之意。中国的每一个农民,骨子里第一愿望是叫儿子早生贵子,生下的贵子最大的祝福是当侯爷王爷,挂印执政,当大官,有金屋,有美女。更不用说村级乡级县级以上城市里人对儿子的第一愿望了。个个要当官,所有人都当官,无一人要当科学家,当工人,当农民。这就是点猴灯的内幕最深处的秘密,猴灯至今仍在继续点。

  嫁到王村以外的庄里,无正月十五捏猴灯的俗,岳父家也要主动捏猴点亮。有人在乡中学里教书,妹妹年前出嫁了,妹夫妹妹元宵节并未来,这老师还是捏了灯,把方桌放在门外,老师们都住一间宿舍,宿舍内一床一桌一火炉就是一个家。门外的猴灯被点亮,老师们成群结伙去镇上看社火,夜社火看罢,回到校园,猴灯还亮着,这老师叫上同事吹了灯,打扫了战场,是为祝福妹妹早生贵子,外甥当有侯爵待遇的官。

(作者:张怀群
      
上一篇:——记全国著名书法家王来泰
下一篇:打秋
※观后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网站声明
  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网行风)”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
※相关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