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供求信息发布 >> 我要发布
您所在的位置:泾川网行风>>人文物华>泾川文库>泾川文艺>>正文内容
时间:2017年01月17日 来源:网络 进入论坛 点击数:  我要评论 【收藏

冬香是个女疯子。

冬香姓杨,因为痴傻疯癫,又被唤作“洋冬香”。她几十年来在泾川窜街走巷,人皆尽知,知名度位居泾川人首席。前一段空间里曾疯狂转载过题为《杨冬香传》的古体文,据说是上名校的泾川才女的手笔,该女子才高八斗、出手不凡,寥寥数笔,绘冬香之神色,描冬香之心性,抒生活之感慨,一时间广为流传。

文曰:“东乡不知何许人也,亦不知其名号。呼其东乡者乃取乡人之叫法。生年不考,卒年远矣。野史云伊乃大学毕业,感情受骗,遂愤慨忧伤成疾,成泾川第一疯人也。笔者记事之日起即见其衣不覆体,魂不附身游走于大街小巷;身材高挑,然碎衣难掩其垢;发黑及肩,然散乱尽遮其面;言语凿凿,然愤愤然骂声不绝。黄发垂髫,骇其凶劣;青壮之辈,怨其癫狂……然伊日晃街头,夜宿医院大厅,不觉伴随笔者一代人之成长,长年耳中响彻父辈之教育曰‘汝若顽劣,交予东乡’,盖今日尔等乖顺至考上大学,慑于东乡之威也……”

冬香因为感情问题导致疯癫,是真事。我初见冬香时她尚年轻,衣着还算干净整齐。常见她在街道里载歌载舞,姿态轻盈,歌声亦清脆动听,舞蹈时顽劣尽敛,与正常女人无异。只是停了舞蹈就骂声不绝,愤慨着男人的无情无义。孩子们年幼无知,常石子、土块或言语惹她,她便追逐打闹,却并不见抓住了哪一个孩子殴打。一批又一批追着她跑得孩子都长大生了孩子,冬香还是未从疯癫中清醒过来,且日胜一日污垢猥琐。每每吃饭时间便抱一瓷缸子四处索要食物,令人躲之不及。近些年冬香已不再舞蹈,她常斜倚在台阶之上自言自语。糊涂至此,却也知道自己是被嫌弃的,好言相劝时,也会离开一些堂而皇之自己不易抛头露面的大雅之堂。

冬香是爱情悲剧的畸形儿,是泾川的一道伤疤。

每次遇见冬香,都顿添悲悯之心。听说冬香年轻时识文断字,且聪明手巧,人也长得好看。猜想她如果没有遭遇婚姻的变故,小日子一定会被打理的热气腾腾。这么聪明的女人为情而疯,令人有鱼刺哽喉的感觉。背叛当然是需要谴责的,然而让冬香败得一塌糊涂的元凶,究其根底是她自己的脆弱,她是被自己给打倒了,而且没给自己留下站起来的机会。冬香真可怜。

让男人和女人牵手的是爱情,让冬香疯掉的也是爱情。爱情是个阴阳脸,有些人让爱情呈现出天使的笑颜,有的人却把爱情变得面目狰狞。走进婚姻殿堂的那一刻,谁不是想着以后的日子里就只有恩爱幸福了呢?而生活,而岁月,也会风云突变。这不,好端端的,就背叛了,就离散了。可是,爱情能当饭吃么?能有什么比活下去更重要呢?“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有什么理由为一个嫌弃自己的人而毁损呢?

我无意也懒得声讨背叛,只是想说,两个人相爱时,相守着就好,陪伴着就好,扶持着就好。把自己当成包袱挎在对方的肩上,把自己完完全全托付给对方却是不妥的。爱不在时,离开对方就活不下去更是可笑又可悲的。冬香在面临婚姻变故时缺乏起码的应变能力,丢了理智与自信,她把自己给逼疯了。

冬香是个悲剧,是脆弱与狭隘导演的悲剧,是自信自强缺失产生的悲剧。生活需要爱情,但除了爱情,我们每一个人还有一个世界陪着。拿得起,放得下,不应该只是男人的专利,女人也当自强。

《杨冬香传》又记载:“某年盛夏,偶见东乡,怀抱弃婴,神情甚善。求得雪糕,喂予所抱,抚之呼之,一反平常...东乡偶得钱币,欣喜若狂,疾步穿巷,盖还前日馒头之所赊也.他日游荡,街坊怜之,烧饼一片,赠予充饥,岂料东乡凄然作色曰:‘半片足矣,一片之量,必酿吾打人之气力...’ 戊子五月,地震来袭,举国哀悼,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东乡积蓄,尽数捐上,凡五元矣.同城之人,感其善行,慷慨解囊..”

冬香虽疯,仍心性善良。她喂弃婴,还赊账,捐款赈灾,这大善与大义,震撼人心。

若冬香不疯,她该是一个美丽快乐的女人;若冬香不疯,她定是一个尽职尽责甘于奉献的好职工;若冬香不疯,她定会再次相遇一个爱她护她的男人;若冬香不疯,她现在该是孙儿绕膝。

然而,冬香疯了。且这一疯,就是一辈子。

冬香,两个汉字链接而成的诗意,最终成了一个女人的凄婉的名字。

※观后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网站声明
  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网行风)”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
※相关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