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供求信息发布 >> 我要发布
您所在的位置:泾川网行风>>社会经纬>法制天地>>正文内容
时间:2011年04月11日 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进入论坛 点击数:  我要评论 【收藏

  未解“案中案”

  刘思义等4名官员(2名厅级、2名处级)被杀一案迅速被中央领导批示,受公安部督办,公安部还派遣了几位弹道专家、指纹专家等到甘肃省协助调查。

  甘肃省国税局一位官员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当时公安局来了七八十号人,长期驻扎在新建不久的国税局大楼里。每天忙里忙外,国税局的每个人,尤其是男人都成了排查对象,“一个一个地过”。

  “当时,税务局的人,就低人一等。你没法说什么,人家都是把你当作怀疑对象。”该官员告诉本刊记者,还有一个离奇的插曲:公安部的专家来了以后,投入到查案状态,但令人震惊的是,专家的箱子竟在住所遭遇失窃,于是公安人员又得去找重要的箱子⋯⋯

  8个月之后,案情没有任何进展,警察撤出了国税局大楼。

  直到2003年,长青房地产公司董事长刘恩谦被杀之时,才冒出一个临死前宣告对刘思义等人命案负责的杜尧峰,顺带告破了石沉大海三年多的国税局血案。

  本刊记者从甘肃省国税局获得证实,两起命案实际上并不是毫无逻辑关联,长青房地产公司的刘恩谦正是为省国税局修建武都路家属院的开发商。

  甘肃省国税局一位官员对本刊记者说:“可能是出于较为阴暗的心态,杜尧峰在交代刘思义一案的同时,把兰州市国税局局长时学勤也交代了出来,说是时学勤让他去找的刘思义。”

  该官员透露,时学勤旋即被采取强制措施。抄家的时候,有找出杜尧峰写给她的信,里面称呼还是用的“姐”。时学勤和刘思义的私人关系也一直不错,而杜尧峰也都跟他们认识。20世纪90年代的时候,国税局与检察院为了办案方便,联合成立了税检室,武都县检察院干部杜尧峰到当地国税局税检室当了副主任。

  陇南地区一个基层的税检室干部,是如何跟兰州市国税局一把手乃至甘肃省国税局一把手扯上关系?该官员告诉本刊记者,国税局内部比较认可的说法是,他们几个人一起合伙在陇南开金矿。大家都出了钱,又从当地相关部门获得权证,划定区域开始找矿脉。

  然而,采矿是要靠一定“手气”的,到最后的结果很不幸,几年下来,钱花光了,矿脉还没找到。杜尧峰早已离职,到最后一无所获,血本无归,但是时学勤、刘思义却“局长照当”,山不转水转。

  于是,杜尧峰找到时学勤,从她那里先敲了一些钱,又找她问清楚了刘思义的住所行踪。

  该官员告诉本刊记者,当天去找局长评理的马侃应和郭蓉生,完全是误打误撞地撞到枪口上去了,纯属“运气不好”。杜尧峰去刘思义家的时候,是马侃应去给他开的门,开门后一转身,就被从后脑勺开了一枪,而且凶手最后也没抢多少现金走。由此种种,大家猜测,杜尧峰本来就是抱着杀人灭口的动机去的。

  “时学勤也并没有买凶杀人的动机,后来查了很长时间,核算她的财产,核算到最后有37万元来历不明。最后就以这37万的财产来历不明罪,将她判三缓三。”

  由于案件最后没有公安部门给的定论,所以这一切都只被国税局干部描述为“最符合逻辑的一种说法”。

  十年生死两茫茫

  刘思义、张凤英、马侃应和郭蓉生的遗体在罹难之后一周左右火化。由于其时悬案未解,人心惶惶,并没有举行正式的追悼会,没有结论也没有评价,没有一般人临走时的“盖棺定论”。4具尸体被化妆、整理后,亲友简单作了个遗体告别。这让遇难者的许多亲友都替死者感到“憋屈”。

  刘思义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生前好友告诉本刊记者:“现在再来谈这事,有些揭开别人旧疮疤的感觉。刘思义是个朴实的干部,那些传言的什么受贿、情杀之类的,全是胡说。但是作为一个厅长,就走得这么不明不白,案子到现在也没个说法,实在还是让人难受。”他告诉本刊记者,十周年的时候,刘思义、张凤英夫妇的子女搞了一个纪念,出了一本纪念册,算是对父母的祭奠。

  同是家破人亡,相较之下,张榴芳更有“屋漏偏逢连夜雨”之遭遇。她告诉本刊记者,郭蓉生死后,她拿到了按郭蓉生当时整年工资,大约近一万元作为抚恤金。她的独生女身体不好,输血不慎又感染了丙肝,常年就医。女儿大学毕业到深圳工作以后,她就离开了兰州,到深圳照顾女儿和外孙女。卖掉兰州房子的钱,外加退休金,用来补贴家用、看病、还深圳的房贷。同时,一直在等着破案,等着一个“盖棺定论”。

  2009年清明节,女儿在深圳买了一块墓地,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将郭蓉生的骨灰安葬了。“毕竟已经十年了,再不入土,对死者不好,对活人也不好⋯⋯”

  2010年,张榴芳的母亲也生病,她这才从深圳回到兰州,同时,又执著地开始找各部门要“说法”。她在数封写给现任甘肃省国税局局长的信上写道:

  “对受害人郭蓉生遇害一定要有一个书面的结论。给我们一个交代⋯⋯血案石沉大海。十多年是多么漫长的岁月,我们遗属的心每天都在流血,常常以泪洗面,在精神上受到极大的摧残,每天都在痛苦中煎熬,不是为了女儿,我都无法活下去⋯⋯”

  心理压力不仅来源于血案未明。她告诉本刊记者,事情发生以后,马侃应的媳妇视她如仇人,好几次骂她:“不是你们郭蓉生把我们马侃应叫去,马侃应不会死!”

  2011年春节,甘肃省国税局给遗属张榴芳发了3000元困难补贴,之后,本刊记者随同兰州市城关区国税局的官员前往张榴芳在西固区租的临时住所探望她。

  作为兰州城关区国税局的退休职工,张榴芳从区局、市局一直找到省局,希望组织出面要一个“最终结论”。但是,她得到的,最多只是劝解和安慰。

  同样,从城关区国税局,一直到省国税局,所有接受本刊记者采访的干部也都无奈地说:“对于这个案子,公安部门也都没有给我们一个书面的正式说法⋯⋯”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作者:记者刘伊曼
      
上一篇:门楣字匾随社会而进退
下一篇:平凉将从五个方面融入经济区发展
※观后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网站声明
  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网行风)”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
※相关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