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供求信息发布 >> 我要发布
您所在的位置:泾川网行风>>社会经纬>法制天地>>正文内容
时间:2011年04月11日 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进入论坛 点击数:  我要评论 【收藏

  甘肃“建国第一大凶杀案”回访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从甘肃省国税局了解情况的官员及部分死者家属处获得证实:

  直至11年后的今天,这个案子“实际上依然没有一个定论”。只是仍有许多“巧合”,

  以及线索碎片留给后人拼凑。

  1999年11月10日傍晚,时任甘肃省国税局局长的刘思义在省国税局位于武都路单位家属院的家里被枪杀,一起被害的,还有他的妻子张凤英、省国税局副局长马侃应、省国税局信息中心主任郭蓉生。

  四名受害者,五发“六四”式手枪子弹,枪枪夺人要害,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如此“干净利落”地杀完人后,凶手迅速逃离,数年未现真身。

  这个被简称为“1110大案”的公安部部督大案发生以后,举国震惊,兰州更是全城沸腾,街头巷尾无处不传言。因为迟迟未破案,悬浮在兰州城上空的猜测和疑惑越积越多,茶馆酒肆演绎更甚。真相却犹如空难后沉入大海的黑匣子,越发难寻端倪,也越发离奇神秘,各个版本的流言都试图把它挖掘出来。

  十余年时光转瞬过,被掩盖在纷纭众说之下的真相还能否被还原?

  离奇凶案“不了了之”

  凶案发生之后,兰州市流传最多的版本,是“经济问题”说。不少人凭借一般性的联想,认定刘思义是收了别人的钱,但是又没给人办成事。行贿者一怒之下,杀人泄愤。究竟是收了哪个公司和哪个人的钱,说法又是不一。

  最“三俗”的版本,是“情杀”说。传言刘思义与甘肃省国税系统的一位女同事发生“婚外恋”,结果被女方的丈夫发现。而其丈夫是公检法系统的人,具备用枪杀人的技术条件,也具备反侦破能力,所以精心策划之后,不甘“戴绿帽”的他于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潜入刘府杀人。结果不巧碰到另外几个人也在,为怕暴露,索性一起杀了。

  最荒诞不经的版本,还有“风水”说,“凶宅”说等等。基本都属于市民阶层将这一惨无人道的悲剧事件娱乐化传播的变形版。

  2003年8月17日下午,兰州市曹家巷又发生了另外一起枪杀案。凶手是在武都县人民检察院工作过的当地国税局前税检室副主任杜尧峰,被害人是长青房地产公司董事长刘恩谦,另有刘恩谦的两个家属被伤。

  闻讯赶来的警察包围了杜尧峰,在难以逃走的对峙中,他要求和兰州市公安局领导通了一个电话。在电话里,杜承认了1999年甘肃国税局长刘思义等四人也是他杀的。根据后来甘肃省公安厅对新华社的案情通报,杜尧峰承认刘思义一案也是他所为之后,在警方的围堵中开枪自杀。

  自此以后,警方再也没给出新的说法。凶手为什么杀人?死者如何盖棺定论?他们之间有什么纠葛?凶手是否还有同伙?案件最后是如何定性?再无下文。

  离奇的悬案又以如此离奇的方式“告破”,传言非但没有平息,又掀起了另一轮风潮。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从甘肃省国税局了解情况的官员及部分死者家属处获得证实:直至11年后的今天,这个案子“实际上依然没有一个定论”。只是仍有许多“巧合”,以及线索碎片留给后人拼凑。

  甘肃省国税局原信息中心主任郭蓉生的妻子张榴芳对本刊记者说:“郭蓉生的骨灰十年没有下葬,没有入土为安,我们就是为了等着给死者一个交代,给生者一个安慰。但是迄今为止没有给家属任何结论。按理说一个案子破了,应该有一个书面的说法和解释,但是现在,就好像不了了之了一样。”

  她告诉本刊记者,对于多数人而言,再离奇的大案,时间久了就淡忘了。但是对于家破人亡者而言,那一幕,永远是心底的一块疮疤,不管过多久,一想起来就难受。

  “专业级”的杀人灭口

  1999年11月10日星期三,提前从张家界出差回来的郭蓉生已经在办公室里跟信息中心的分管领导、副局长马侃应争论了一个下午。

  郭蓉生的一个老部下告诉本刊记者,郭蓉生的性子特别急,总是不顾自己做过瓣膜手术的心脏着急上火。那天,是因为信息中心旗下一家新瑞公司的负责人人选问题,跟马侃应争执不下。白天没解决,吃过晚饭之后,他又火急火燎地从家属院2单元跑到3单元4楼马侃应家里去继续讨论。

  马侃应拗不过他,告诉他说,住对门的一把手刘局长从欧洲出差回来了,“咱们找刘局长说去”,于是两人一起敲开了对面刘思义的门。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夜幕降临,已经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在2单元家里的张榴芳接到马侃应妻子杜海珍的电话。杜焦急地询问,她家老马是不是和郭蓉生在一起。

  “他不是到你家里去了吗?”张榴芳也开始着急。

  杜海珍告诉她,两人一起去对门找刘思义之后,再没见回来。打刘思义家电话也没人接。午夜12点都已经过了,两人开始觉得有些不对。于是给刘思义的儿子打电话,又给省国税局办公室主任打电话。

  时任办公室主任的赵应堂从防护栏外翻进了刘思义家的客厅。黑暗之中,看见郭蓉生一个人坐在沙发上。

  “郭主任,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儿呢?”前去推他的时候,赵应堂才发现他浑身是血。转头一看,马侃应则倒在客厅的过道里,头部中弹,脸已经变了形,地上也都是血。而刘思义夫妇,则倒在卧室⋯⋯

  凌晨1点多,心慌不已的张榴芳下楼去,发现楼下的院子里,110、120的车都来了。到3单元的时候,就已经听到马侃应妻子凄厉的哭声。哭得她心里直发毛。

  国税局一大帮干部家属拥堵在楼道里。4楼已经被公安局封锁。另外一名姓杨的副局长将张榴芳拉到一边,跟她说:“你要做好思想准备,里头发生了一点事情,郭主任,刘局长还有马侃应他们,都正在抢救。”

  “他们当时跟我说正在抢救,但是实际上那时候人都已经不行了。”张榴芳对本刊记者说,“后来大家都说,凶手是专业级的,马侃应还是个转业军人,一米八几的个子,一枪就被打死。

  我们家那个,更是还没反应过来呢,坐在沙发上就被打死了,据说好像是打中的太阳穴,刘局长两口子是逃到卧室里被打死的⋯⋯”

  整个过程几乎无人知晓,受害者也来不及发出任何信号。住在3楼的另一位姓孙的副局长也只是傍晚时候听到过楼上“砰砰砰”几声响,没有经验,不知道是枪声,还以为是桌子花盆什么的摔到了地上。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作者:记者刘伊曼
      
上一篇:门楣字匾随社会而进退
下一篇:平凉将从五个方面融入经济区发展
※观后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网站声明
  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网行风)”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
※相关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