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供求信息发布 >> 我要发布
您所在的位置:泾川网行风>>社会经纬>大千世界>>正文内容
时间:2011年09月19日 来源:广州日报 进入论坛 点击数:  我要评论 【收藏

  一个西北小伙被高薪所骗 从厦门到南京 再赴徐州 莫名其妙就丢了肾

  据《扬子晚报》报道,网上曾流传一个恐怖故事:一小伙子参加狂欢派对,次日早上醒来发现躺在宾馆浴缸里,一旁留话给他:肾已摘除,报警。小伙惊恐之余报警,自己的肾确实已被不法分子偷偷摘掉了。25岁的小海也经历了类似的“肾摘除”,操盘者竟是他应聘公司的“老板”。

  前日,小海来到南京市雨花台区法律援助中心,就他所遭受的巨大伤害寻求法律帮助。他向记者<介绍了那不堪回首的丢肾经过,由此揭开“老板”步步设局非法买卖器官的黑幕。

  高薪吸引去卖“耗材”

  小海去年专科毕业,学医的他远离西北老家,在厦门一家医疗器械公司打工。找工作时,小海在智联招聘网上发布了求职信息,2010年7月,他收到南京一家医疗器械销售公司的邮件,声称他们公司做医疗器械耗材生意,正在招聘专业人员,底薪3000元,包食宿,另有销售提成。小海被优厚的待遇吸引,当天从厦门赶到南京。

  小海上了公司的车,被直接带到公司。公司是间三居室的公寓,小海觉得现在很多公司都在小区租房办公,因此也没觉得有啥不正常的。

  小海回忆,第二天醒来发现有数位同事住在公司里,公司也不像个办公的样子,对此王总解释公司正在筹办中,他们的任务就是看资料,并熟悉南京的医院、交通等状况。

  入职体检费高达5000元

  到公司第二天,小海就被安排去体检。“我被带到鼓楼医院和中大医院去体检,当时觉得刚入职体检很正常,只是体检的科目比较多,好像还有一项ECT,比一般常规体检复杂。”

  小海回忆说,当时公司有求职者七八个人,由于人员进出频繁,彼此交流不是特别多,平时大家在公司学习资料,间或跟着老板出去跑一跑,要要账、吃吃饭什么的。同事中有个东北小伙张洋,中秋节前后突然消失了,小海问张洋哪儿去了,老板王金说小张出去跑业务了,张洋跑得不错,将给公司带来大笔收入。

  此后不久,王金带着小海去收账,在湖南路一家银行,有人支付了35万元,其中20万元付给医院,4万元打到张洋账上,王金得11万。当天晚上,王金找小海谈话:你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吧,今天你也看到了,小张做得不错。

  小海当时没怎么反应过来,隐隐约约猜到是卖肾,但没把这事往自己身上联想,心想再怎么着也轮不到他头上。老板王金“交底”的当晚,还带小海去浴室洗了个澡。

  被派出差一夜丢了肾

  2010年10月下旬,小海把张洋从医院接回来,随即被通知出差去徐州。此前王金带小海去了趟徐州谈生意,但没让他参加,小海一个人待在宾馆里,其间有老板的两个朋友上门探望。

  此番去徐州,小海也没多想,老板再次“交底”,你身体合格,我也不跟你绕弯子了,你的体检信息和身份资料全传到徐州了。小海当时想跑,身份证被老板扣着,王金还有四个马仔看着他,他被带到徐州。

  小海当晚被带到徐州一偏僻城乡接合部直接住进医院。他只听到王金说了句“全都安排好了”,就再也见不到他了。当晚,护士给他端来一杯水,他喝下便昏睡过去。第二天早上醒来,感觉身体正在缝合,“我知道自己的一只肾没了,心里特恐怖。当时插着呼吸机,手脚被捆,人侧卧着,但意识渐渐清醒,想喊却说不出话来,感觉特无助。”小海回忆。

  手术之后老板借口“拓展业务”把他支回老家。小海当时还根据王金的吩咐,带着小徐、张洋回到西北老家打算“开拓市场”。三人在一块聊起来,都有相同的手术摘肾经历,也都被老板王金“借钱”,小海意识到受骗了,和同伴返回南京并报警。

  目前,小海为等案件结果,留在南京打工。

  揭开谜团:一切安排好了

  小海事后才知道,他那入职体检是专门针对肾摘除而进行的,费用高达5000多元。而在湖南路银行付账的人,就是肾脏的买家,20万元给了手术医院。收账当晚,王金带他洗澡是假,给买家看人是真,这是王金安排的与买家家属的暗中见面会。

  第一次出差徐州,到宾馆探望王金的客人,其实就是去看他的买家,老板还暗中用他的身份证办了张银行卡,手术后往卡里打些钱算是报酬,这手术他根本不同意也没签字,他询问院方,给他的回复都是家属签字同意的,其实是王金一手操办“全都安排好了”。

(作者:未知
      
上一篇:当初只道是寻常
下一篇:关于王廷佐等7名同志任职前的公示
※观后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网站声明
  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网行风)”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
※相关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