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供求信息发布 >> 我要发布
您所在的位置:泾川网行风>>人文物华>民俗文化>民俗风情>>正文内容
时间:2015年03月25日 来源:作者原创 进入论坛 点击数:  我要评论 【收藏

  在陇东人过年当中,燎疳是年节最后的一个节日。

  过年的起日始于腊月二十三,人们习惯称为小年。那天陇东人家都要在当天扫窑杀猪,无须再看日子,保证杀猪吉利而且能杀下好多肉。家家门口烧一大锅等杀猪匠挨家挨户的杀,然后拔毛去开水锅里烫,须臾一头头鲜红的肥猪,静静地躺在案板上,让人开膛破肚又分裂成几大件,杀猪匠除了拿些工钱,就是带些一二斤猪肉或者猪尾巴,唱着秦腔回家过年去了。这一个小年,过得一定村村香喷喷的,这一天开启了庆贺农历新春的时日。而过年的收尾却要等到正月二十三日这夜,陇东人家家都会在天暗下来后,把当天撕下来的大红灯笼、门神像和春联,放在大门口与采集来的柴禾一起焚烧。柴禾一般是麦草或山野上采来的干蒿子,一点火,哗哗啪啪地着起来,全家老小都要在火焰上跳过,即为燎疳。一个人都不能缺席,娃娃小可让大人抱上跳过,老人跳不过去,也要抬腿燎一燎,即使卧床病人,也要搀扶着燎一燎,把一年的躁气都燎去,病气、黑气、烛气都要在大呼小叫的跳跃中发泄完。

  一时间,村里到处火光冲天,喧哗笑语不断,高处,低处,即使城市人住的院落也不空过。鞭炮声,焰火也会冲天而去,整个儿年气又再浮现,一个陇东人的狂欢夜瞬间又沸腾起来。同住一个单元,一个院落或许平时不怎么来往,但“燎疳”节却走到一起,大人娃娃互相关照,彼此亲近,毫无间隙,也不失一次感情交流的机会。“燎疳”节更是孩子们的节日,白天要给孩子们炒豆豆,爆米花,或炒馍豆豆,大家互相攀比着,又咯蹦咯蹦地嚼着,互相嬉笑着跳跃,花花绿绿如燕子轻飞,童年就这样一年一年长大,大人们又一年一年老去。人生就这样在燎疳中渐走渐远,陇东就在这节日的盛装里渐走渐老,日月交替,岁月如逝,有良知的人们无不感叹岁月如梭,但又无可奈何。

  在燎疳之前,老人们都会叮嘱媳妇们或者亲手剪出一些代表疳的小纸人儿,在燎疳时烧掉。在燎疳快要结束时,再在余火上扔一些五谷粮食,然后用铁锨拍打,根据火苗的大小判断今年的五谷收成。如果发现火烬多且小而圆,就猜出今年的麦子丰收;如果火烬小而不规则,说明荞麦丰收;如果大而圆,丰收的将是豆子,大而不规则,丰收的会是玉米…….。这其中有了占卜的意义,但更像在祈福祝愿,今年收成好,风调雨顺,再是个丰收年。

  “疳”根据字形义判断,原来是一种病,患此病者多肚腹鼓胀,面黄肌瘦,人们俗称“疳积”。多因饮食不调或寄生虫传染所致。在古代医学不发达,人们迷信,以为“疳”是吃人嘴唇和鼻子的病症,甚至怪物。凡嘴长有豁口,鼻子生疮的,都说是被“疳”咬了。有些地方还造“疳娘娘庙”,造庙祭祀,遇到“燎疳”这天,人们往往全家出动,托儿带女,敲锣打鼓到疳娘娘庙“扫疳”。因此沿袭下来,每年的正月二十三晚上都要“燎疳”。燎疳结束都要放炮,祈福纳祥。

  迈过正月二十三“燎疳”节,年节所规定的一切禁忌和程序都被解除,人们又开始了忙碌着准备春耕生产了,一切生活又有绪开展起来。年也收了尾,等待人们的又该是一年忙碌的生活,而期盼再过年的欲望暂时搁置起来,彼此再也不会去拜年,走动,年的尾巴算是真正收起来。

  陇东的年才算真正过了。

※观后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网站声明
  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网行风)”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
※相关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