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供求信息发布 >> 我要发布
您所在的位置:泾川网行风>>人文物华>民俗文化>寻根专栏>阮氏问祖>>正文内容
时间:2013年08月23日 来源:作者原创 进入论坛 点击数:  我要评论 【收藏

阮国历史暨泾渭地区古文化古国学术研讨会论文

  中华阮姓文化研究会顾问、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民俗学会理事、甘肃省民俗学会副会长、兰州大学宗教研究所教授(兼)张怀群

  阮国兴于商末周初,被兼并于西周阮国史料

  《前汉书·匈奴列传》中说:“唐虞以上有山戎”。戎族居住在中国的西北方,大致范围在今宁夏、内蒙一带。泾川地处泾河畔,处在戎、狄势力的边缘。戎族寻水草而转移,过着游收生活。戎族没有城池,一个部落占有一定的地域,这正是5000年之先的西王母部落。

  吴晗说:“西王母,是公元前3000年活跃在陕甘高原一带戎族即犬戎的别名。”

  戎族是黄帝子孙建立的中原政权以外的一个民族势力,地域在华山以西。因此,泾川在商朝之前不属于“中原”政权。

  泾川虽然是周祖先的发祥地,但那时的周祖先只是在戎族地域中割据的一席之地,在很大程度上依附着戎族势力而不是商势力。《史记》记载:“夏道衰,而公刘失其稷官,变于西戎”。泾川处于戎族势力边沿,中原又不断有人逃到这里来,事实上是一个民族杂居的地方。

  “于是古公乃贬戎狄之俗,而营城巩城郭室邑,而邑别居文。作五官有司”。

  周人在泾河流域是学习戎族的政治结构,对本族人实行的是君长制度,君长统率一切。

  迁居歧之后,才实行商朝比较先进的政治管理。设五官分别管理徒、马、空、士、寇等方面的事情。修筑城池,在城内给官员们专门修建了居住和处理事务的建筑,才脱离了戎族的习俗。

  大约在古公禀父儿子姬公季时期,也就是周朝迁居岐山不久,在泾河上游地区出现了几个依附周朝的诸候国,密、阮、芮、卢等。密在今甘肃灵台县、阮在泾川县,芮在崇信县,卢在华亭县,均与泾川接壤。

  戎族把周人赶往岐之后,并没有完全控制这一地区。

  阮国,就出现在甘肃泾川境。

  共池的存在,为阮国有都城提供了考古证明。

  共池、共邑、阮都,是三千年泾州故城历史的开始。

  中心位置在今泾川县城关镇共池村。

  泾州故城也就是阮国国都。

  在这个故城内,出土了不少西周文物:簋、马饰物等。

  又出现了“阮陵”地名。

  明代,有阮陵书院。

  阮陵,在民国以前成了阮国的代名词。

  权威地记载阮国的史料来自《诗经》、《皇矣》篇中记载:“密人不恭,敢距大邦,侵阮徂共,王赫斯怒”。密须国(今甘肃灵台县)的人不顺从周朝,竟然敢作对,起兵侵略受周朝保护的阮国,起兵到达了阮国都城共这个地方。

  “王赫斯怒”。

  周文王发怒,带兵灭了密国。

  阮国兴起于周朝晚期,是皋陶的后裔建立的。皋陶和禹、后稷曾是舜帝时的部族领袖。舜准备让位,禹与皋陶分别呈述了自己的政治思想,两人进行了深刻的辨论。后来皋陶信服了禹的道理,由禹继承了舜的地位。

  皋陶为禹臣,皋陶命本族人都听从禹,如果不听从,就要处以刑法。这就是《史记·夏本纪》中所说的“皋陶于是敬禹之德,念民皆则禹。不如言,刑以之”。

  之后,禹的后裔相继为帝,皋陶的后裔史载渐不明了。

  直到商代末期,皋陶的后裔继周祖先之后,在今甘肃泾川建立了阮国。

  泾川阮陵乡境出土的铜鼎、蚌饰、贝币,证明阮国文化与商晚期文化有着密切的联系,说明阮是依附于商的一个小方国。

  阮国人以国为姓。

  皋陶的后裔因建立了阮国而有阮这个姓氏。

  当时,在泾渭之间存在的周国、密国、阮国三国都是商的封国。

  周文王借口密人不恭顺,有脱离商的野心,竟然起兵攻打阮国的理由,使用武力兼并了密国、阮国,以周国本族人取代了诘姓的密国的领导权,作为周人在泾河中上游地区的统治力量,国名叫“密须”。

  阮国是一个以农为业的诸侯国。

  因为阮国建有城池,其国都是“共”。证明阮国人过的是家居生活。因为人类的定居是与农业生产相关的。

  城池一旦建立,交换商品的市场必然出现。今天的水泉寺村,就是阮国当时商品交换的主要市场。

  阮国有没有自己的货币?可以肯定的是,商的贝币在阮国是流通的。因为阮陵乡境内多次出土贝币。说明贝币是阮国货币,阮国人也是以贝作为财富的。

  周武王时,精力倾注在对中国的统治权建立方面。

  戎乘机进攻周,扩展势力。

  戎成为周的忧患,存在于周王朝的始末。

  《史记》载“放逐戎夷泾、洛之北”。

  “曰:荒服”。

  “穆王伐犬戎得四白狼、白鹿以归”。

  “曰:荒服”。

  这两次周征伐戎都使戎臣服于西周,戎王都要亲自来西周朝拜。这就是史称的荒服。

  “白狼、白鹿”是戎地的珍稀特产。当时的戎王大毕、伯士常常带着白狼、白鹿到西周朝贡。

  后来,戎见西周王朝的统治开始衰败,便怠慢起来,渐渐地不来朝贡。周夷王便命虢公率兵进行讨伐。史载:“伐太原之戎”。太原即是今甘肃平凉一带。

  公之前827年,犬戎大规模举兵,逼近了西周的京城,周宣王命大将尹吉甫进行北伐。《诗经·六月》说:“薄伐俨狁至于太原”。戎族也称俨狁。

  可以看出,西周伐戎,只是赶犬戎至泾河中上游以北地区,戎并未远去。而是长期居留在今平凉、泾川一带。

  泾川是西周与戎割据的地方。

  两个不同习俗的民族势力边沿,长期争夺,使泾川农牧业都不能发展,是西周、阮失去建置的主要原因。

  周幽王宠爱褒姒,引起皇后的哥哥申侯不满,联合戎族将势力扩展到渭河流域岐山下,泾川又在戎族手中。戎族杀周幽王于骊山下,周王朝都城由镐京迁至洛阳,由此为西周、东周。

  渭河上游天水有赢姓势力,于戎接壤而争战不休,戎杀了赢祖先,结了世仇。周宣王重视赢姓势力,封为“西垂大夫”,协助周平王,被封为诸侯国-----秦。秦襄公时,泾川地处秦义渠地。义渠有义渠戎,还是戎的领地。

  秦襄公就是秦始皇的祖先。

  义渠戎控制泾河上游时间很长,至东周,从春秋到战国末期的百多年中,泾川历史实际是戎族历史,一方面战争,一方面与周有民族融合。

  《匈奴列传》载:“义渠戎王与宣太后乱,有二子。宣太后诈而杀义渠戎王于甘泉。”王室之间生有二子,百姓融汇则更自然,义渠王被杀,百姓自然归秦。

  综述,泾川地面上,周祖先被戎赶走。

  豳国消失。

  兴起的不是戎而是中原民族,即皋陶后裔建立的阮国。

  阮被周人兼并后,随之而来的是戎与周人不断的战争。

  西周末期,戎终于统治了泾川。

  东周末期,才被诸侯国从义渠戎手中夺得。此后,秦统一了天下,泾川为北地郡。历史明晰。

  由此可知,阮国兴于商末,周初。

  被兼并于西周。阮国存在约340年。

  经历的是戎族、周之争夺。

  阮是中原诸侯国,必抗戎;

  戎是西王母部族,今泾川有西王母祖庙;

  阮是中原之国,周穆王时,以周穆王为代表的周人在泾川一带和好于西王母。

  阮姓是立国时得,而不是国亡后得。

  《诗经》、《辞海》等典籍解释:阮国在甘肃泾川,阮姓起源于甘肃泾川

  《诗经》中有一首诗:“密人不恭,取拒大邦,侵阮徂共,王赫斯怒”。

  《辞海》在“阮”的辞条里,开头如此解释:“①阮,古国名,偃姓,在今甘肃泾川,周文王所灭”。《诗·大雅·皇矣》:“侵阮徂共。②姓”。

  《诗·大雅·皇矣》这首诗描写的史实是:周文王晚年做了一系列伐商的战略准备,周围许多封国被他或攻灭或收并,唯有西北边的密须国不服,密须国在今甘肃灵台县。伐密的大意是,密须国人违抗大国的命令,带兵去打阮国(今甘肃泾川东北),打到共(今泾川县城北水泉寺)的地方,周文王立刻大发威力,恼将起来,便带兵去阻住密须国的兵队,不久灭了密须国。

  明《平凉府志》、清乾隆《泾州志》等7部地方志对商周阮国、阮陵的记载

  沿革部分记载:阮共之地

  明《平凉府志》在泾川建制沿革部分记载:“泾川商周时为阮共故地。”

  清乾隆《泾州志·地舆志》载:“泾于天文为东井,居泾之阳。商周阮共之地”。

  光绪三十三年(1907)《泾州乡土志》历史部载:

  “泾州于天文为东井,居泾水之阳,商周时为阮共,在畿内亦曰密”。

  民国《泾川县志》地舆志载:“泾川禹贡为雍州之属,周为豳地,诗芮鞫之即可征也。且为阮地共地,诗“侵阮徂共”又可征也”。“商:密须子爵商侯国与阮皆隶即今本县之东半面”。“周:阮共,阮,古国名。为文王所灭,诗大雅侵阮徂共,其地在今本县东南。共,古国名,为文王所灭,其地在今本县北五里,以上均见《古今地名大辞典》,诗大雅密人不恭,侵阮徂共。郑笺:共,阮国地名,今共池是,现水泉寺中,共池犹存,即汉安定县故址,亦可考见”。“汉:安定县。《前汉地理志》:武帝三年,析北地郡;《一统志》:置安定郡;元魏改为泾州,今县北水泉寺,旧名为共池,即汉安定县遗址,古迹称为阮陵”。

  古迹部分记载:阮国地名之共邑

  民国《泾川县志·地舆志》载:“共邑,在州北五里,诗大雅密人不恭侵阮徂共。郑氏曰:共,阮国地名,今共池是也,武王时为畿内诸侯居泾之阳,以上见《通志》”。“共池,诗侵阮徂共。郑氏曰,阮国名,今共池是也”。

  金石部分记载:共阮之地

  清乾隆《泾州志》载:明济南府同知温应壁《重修水泉上寺记》中说:“古城之西,近阮陵,生木苯(苯之后请造一字:上草字头下尊),传称紫荆山,山之麓,止水莹澈,名曰青凤泉”。

  民国三十三年(1943)出版的张维著《陇右金石录》一书收录了当时存在甘肃全境的金石文字,该书收录了温应壁写的《重修水泉上寺记》全文,并称此碑“在泾川县北,今存。”1943年此碑存,今佚。

  清乾隆《泾州志》收录的林毓俊《回中山赋》(闵人、尔千氏):“义渠之国,共阮之区,有山葱蔚,有水沮洳”。

  风俗部分记载:古阮陵地

  民国十九年《泾州采访新志》载:“风俗:泾为古阮陵地,风气古茂,俗尚俭朴,士则半读半耕,农则种谷植果”。

  大事记部分记载:商周之阮

  民国《泾川县志》大事记载:“商周:殷纣王壬戌十有六祀,伐密须,自阮徂共而及密须。初,西伯问太公:“敦可伐?”太公曰:“密须”。(今灵台县有阴密,故即殷之密须国,今本县东南隅亦密须地)管叔曰:“其君疆明伐之不可!”太公曰:“先王伐逆不伐顺,伐险不伐易”。遂自阮(国名,即今本县)徂共(阮之邑,今本县水泉寺共池是)。而及密须,人自缚其君来归。”(按《诗·皇矣篇》:“密人不恭,敢拒大邦,侵阮徂共。王赫斯怒,爰整其旅。”以按徂旅,则又在此役之后。以自称西北,彼此称王也)。

  诗文部分记载:阮陵

  清宣统《泾州采访志》收录有关阮陵的诗文有:进士慕维城《高峰春雨》诗:

  “天半一枝笔样新,

  盈盈春色最宜人。

  地高巫峡常行雨,

  峰接瑶池别有春。

  阴借彩云飞紫盖,

  冷随绛雪落红茵。

  阮陵桃李花如许,

  恰好及时润泽匀”。

  举人张炜《重经阮陵书院故址七绝》诗:

  “学海堂前噪暮鸦,

  阮陵城外日西斜。

  摩挲断碣寻遗迹,

  犹有当年手种花。

  不到阮陵十五年,

  颓坦断堑尽堪邻。

  欲寻故址今何在,

  战垒萧萧起暮烟。

  禾黍离离一望平,

  崦嵫山下暮云横。

  萧条村落无鸡犬,

  蔓草荒烟空月明。

  昔年曾此访回中,

  三度经游王母宫。

  今日重来怀往事,

  萧萧泾水又秋风”。

  民国《泾川县志》文征志载有张星南(灵台人)的《辛亥送阮陵诸生赴秋围》诗:

  “阮陵东去路纷纭,

  临歧御柸劝驾殷……(是科为咸丰御极元年)”。

  《丙辰再至阮陵示院中诸生》:

  “余三主阮陵孔昭,佶周……”

  《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圴有记载。

  清代泾川阮陵书院及现存遗址

  清宣统(1909)杨丙荣著《泾州采访志》对阮陵书院如此记载:“书院旧名麓城,易名仰止,原建于治南嵩山之麓,道光初年移建于东门外,名曰阮陵,毁于兵,光绪八年署州牧胡韻兰改建于南关,学政陆廷黻题其名曰镜清,地址坐南向北,今改设高等小学堂,房舍共五层”。“孔昭佶(山东曲阜人,泾州知州)移修阮陵书院”。“陕甘学政翰林院编修豫章许振祎《泾州直隶州创建试院记》:“复阮陵之训诂……”。

  道光初年移建于东门外,名曰阮陵的书院遗址在今县城观音阁一带,遗址可寻。

  民国十九年《泾川县采访新志》载:“阮陵书院,原建于治南嵩山之麓,道光初年移建于东门外,名曰阮陵,毁于兵”。“贾保业,字乐天,道光戊子科举人,性方谨,不求仕进,主讲阮陵书院十余年,洲其门者多以能文名”。“雷冲霄,道光已酉科选,固原州学正,升贵德厅教授,著有《防心集注》,主讲阮陵书院”。

  民国泾川阮陵渠及现存遗址

  民国《泾川县志》建设志记载:“阮陵渠,民国32年由阮陵乡人士史文郁、史建功、赵静齐等商请芮丰渠工程处测量设计,呈准修筑,是年二月兴工,土工由乡民担任,石工由受益田亩之民负担,至九月工峻,渠口西自杨坡村起,东至东庵村止,计长6公里231.60公尺,宽1.60公尺,共需工料费40余万元,可灌田五千余亩”。

  民国34年,泾川县县长吴伯琼主笔《泾川县志》,在序中述其民国31年赴泾,任上做了三件事,一是敦劝绅士取当地羊毛办毛纺厂纺织,精制呢布,利丰;二为编志;三是“于泾河北岸开渠计长13华里,乃鸠集赴义之民,阅时九月告竣,定名为阮陵渠,计土方耗民工十余万,贷自农民银行者50余万,可溉农田5000亩”。

  民国《泾川县志》地舆志部分记载:“阮陵渠,在阮陵乡,32年由阮陵人士史文郁等创议修筑,是年九月工竣,渠口西自阳坡村起,东至东庵村止,计长6公里231.60公尺,宽1.60公尺,灌田5000余亩”。

  民国《泾川县志》金石志记载:“阮陵渠放水联(萧毓清):

  地利应兴先水利,天工可夺赖人工。

  渠辟阮陵充国计,泽沾畎亩裕民生。”

  还载有吴伯琼(湖北松滋人)撰碑文《阮陵渠记》,全文略。

  阮陵渠,即今泾丰渠,渠还在使用。

  民国泾川县阮陵乡及辖域

  民国《泾川县志》户口资料对阮陵乡的记载:“民国三十七年(1948年6月),全县14个乡镇,129保,1640甲,25234户,141333人(男81308口,女60025口)。14个镇乡是:安定镇、丰台镇、阮陵乡、高平镇、玉都镇、飞云镇、清平乡、党原镇、窑店镇、荔堡镇、王村镇、启明乡、阳保乡、楸射乡”。

  由此可知,1948年泾川县内建制有阮陵乡,全乡有7保、85甲、1345户、7344口人,辖域在今县城北,今城关镇境内泾河北岸全属,成立时间应在1944年。

  民国《泾川县志》地舆志在古迹部分载:“旧城基,在阮陵乡,泾河北至县城五里”。在陵墓部分载:“赠尚书闾钲暮,在县西十里阮陵乡原上”。在教育部分载:“民国(1940~1948)泾川县阮陵乡第一至第七保国民学校共7所,教员11人,11个班,学生260人。

  泾川现在能看到的“阮”之古迹、古籍与实物

  古迹有,阮国标志性原址,在城关中学内,保存完好。阮陵原址,在兼山,保存完好。阮陵渠原址,在城关镇水泉寺村一带,保存完好。阮陵书院原址,在嵩山之麓与今县城衙门口观音阁一带,保存完好。阮陵乡,在今城关镇境内泾河北一带,辖域山河如故。”

  古籍有,明《平凉府志》、清乾隆《泾州志》、清光绪《泾州乡土志》、清宣统《泾州采访志》。民国《泾川县采访新志》、民国《泾川县志》、民国《陇右金石录》虽非古籍,著就最早的也78年了。

  实物有,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泾川王母宫石窟寺之阁楼板对,品相较好,板对上刻有“回中显王母灵气千转百绕恋泾芮,安定赖布衣俗手万紫千红掩阮共”句。现存的泾川古今碑刻中,阮或阮陵深藏其中,需时间和耐心与其谋面。

  阮陵即是陵,也是阮国的代称。

※观后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网站声明
  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网行风)”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
※相关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