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供求信息发布 >> 我要发布
您所在的位置:泾川网行风>>人文物华>泾川文库>《西王母民俗录》>>正文内容
时间:2013年03月20日 来源:作者原创 进入论坛 点击数:  我要评论 【收藏

  这是金兀术的后裔祀金兀术和金朝历代皇帝的民间行为,有600多年历史了,仅在甘肃泾川县王村镇完颜村进行。

  完颜村背靠九顶梅花山,有连绵一体九个圆形的小山包,如人工堆成的皇陵,在党原至泾河川的塬边最高处俯视,它如九朵梅花,九顶或是“九鼎”,音转成九顶。山下有完颜坪,上千亩地,也叫练马坪,是当年金军练马调兵之地。坪之东头,有芮王嘴,这里埋着芮王,是完颜阿骨打儿子辈的某位将军。坪上还埋着朱元璋孙子韩王冲(火或)和夫人,其墓室大小仅次于十三陵皇帝墓室,至今砖室完好。这里还有官井、老井、炉子嘴等地名,炉子嘴是当年修明代韩王墓时,成千上万人在此当差,先筑砖窖烧成又大又厚的明代砖,同时,在崖边也安几十口铁锅烧水,供成千上万的役夫来喝,从此留下炉子嘴地名。

  金兀术在天水、宝鸡、平凉、庆阳、定西一带经营几十年,以十几万大军与抗金英雄吴玠、吴璘、吴挺决战,又防宁夏过来的西夏侵宋。几十年间,他的军队留了一部分,成了当地土著。完颜承麟在河南阵亡,灵柩让后人抬至西北金兀术的人口多的地方秘葬,至今他的陵在泾川,只有一两个人知道地址,笔者也知道,但不敢公布。为完颜承麟守陵的人也成当地土著。完颜承裔是完颜承麟的兄,在平凉行省当长官,如今日省长,他的后人也留了一部分,这就是泾川完颜人的组成。

  除完颜村,还有完颜洼村、瑶池村,共住几千口人。县城里,住着完颜人的精英,明代以来的营门上一条街是他们建成的。泾川县城望族有“高完家”之称,高家和完家人才多,家人多,他们把完颜简称为完。金代以降,惟完颜不赦,凡姓完颜者,金兵要满门操斩,完颜姓都成王姓,黑龙江阿城几乎无完颜姓。但在甘肃泾川,从未改姓,清代县志、州志有明确记载。在当代,完颜姓成了符号,活文物。

  明代有布画的影,每年大年三十密祭,只限男人知道,祭后密藏。至民国,县长张东野知其家族根源,陪上司去看了此影,拍下照片,用当时的进口照相材料,洗出的照片质量一流。张东野考证了泾川完颜人历史,题在照片上,照片今存泾川博物馆,眉题写着“宋金兀术世代遗像”,金兀术是人人共诛之的“反面”人物,之后敢主动承认是其先祖,这里有此题记照片,说明兀术后裔在泾川是真的。

  泾川和完颜人没有几个知道其历史,只有很少的知其隐密之人,在几百年间,皆怕暴露了身份,有杀头之祸。其余的人压抑不住的要祭祀先人,就必然产生了一种民俗。

  每年农历三月十五日,是皇甫娘娘庙会。完颜村有皇甫圣母庙,圣母是汉皇甫规之妻,当年他们在完颜村一带居住。汉代之后,年年过庙会唱戏,到了完颜人居此,也借庙会纪念皇甫氏,实际是纪念完颜先祖,不以皇甫氏遮掩过会,生怕引起州官、朝廷追杀。

  祭先祖不敢明祭,就祭黄绳,黄绳是皇神之音,皇帝的灵神,皇绳是一根上千米长的粗麻绳,用胡麻搓成,是黄色的,祭此绳即祭金兀术也祭完颜承麟及历代皇帝和金兀术等皇室成员。完颜坪南端边沿之下,和泾河川形成几十米高的落差,如今的人都住在川道。坪边有几棵大树,黄绳拴在大树上,黄绳凌空如索道,从空中掠过祠堂,拴在过庙会唱大戏戏院旁的木橛上。木橛旁支桌子,吹唢呐,响鞭炮。完颜姓的老阴阳率领班子大念其经。掐定的时辰来到,炮响了,炮声响彻坪上坪下,坪顶拥挤着许多人,把早已糊好的战马抬来,马多黑白色,马踏在木滑轮上,滑轮套在黄绳上,马踏的木滑轮上有底座,底座下吊着几个砖头,以掌握平衡。放马开始,战马凌空,好不威武,又用细如筷子的绳拽着马,当经念到好处时,轻轻让着细绳让马下移,一点一点下移,这叫放马。

  黄绳下,是戏台,本村和外村几千人正在看戏。有各种小吃摊点,卖小吃卖水果卖饼干,两三代亲姐妹及后人互动见面。马从头顶空中下降,人人仰望,人人敬畏,必须抬头好久,这叫祭。有些年头巧遇大风,把绳吹成弓形、环形,马被吹得歪歪斜斜,预示年成不好,一年中要时时处处小心行事。多半的年份风和日丽,马平稳下降。有时马放在中途不动了,老阴阳使出浑身解数大声吟诵另一部经文,也是咒语,再放大炮,唢呐手大汗淋漓地鼓圆腮帮用最大气力吹出音符异常密集的曲子,鼓点锣点密集如排炮、机关枪,声音有震撼之力。民众则仰天祈祷,老太婆老汉们则跪下磕头如捣蒜,戏台上的演员看个明白,文角放开生平最大的嗓门,武角用力如挖牛粪,文武场面有把弦压断、把鼓打透之力。小子们把最大的炮绑在一起,用长杆去点,在爆炸声中,战马徐徐降落,如息怒了的雄狮,可人的尽如人意的以飞的速度向供桌冲来。阴阳大念单词,执事齐声喊快!快!快!快!下来了!下来了!两旁七八个小伙手伸开,飞速而下的马底座架子,被几只手抓住,让马停速。再念经烧香祭拜后,卸下滑轮,抬马去祠堂灵牌前站立,众人烧表、烧香,老人们跪在前,回吩即谢罪不已。

  接着放神鹰,神鹰是传达神的旨意,是英雄的代称,纸糊得惟妙惟肖,用相同的滑轮,以缓冲速度飞下,翅膀似乎扇合不已。

  又放仙鹤,也叫神鹤,用相同的程序和技术。

  马、鹰、鹤放下后,念经烧表,村民列成队伍,唢呐吹奏,端着祭品,阴阳与弟子吹着迷迷和笛子,缓步如下台阶,想走不想走的走在麦地边的小路上,走向泾河河滩。在泾河边,面向南,再念经文,摇着铃子,烧香烧祭文后,点燃纸马纸鹰纸鹤,在熊熊大火中让马、鹰、鹤升天。

  全体村民再一次向着黄绳,跪下祭祀,香表在此时以大批量投入火中,经文变成了全民齐唱,深沉遥远,飘向天外的声音在咪咪的伴奏中回荡,有重重的、实实的、极土气、极原始的感觉。自觉的千人同时磕头之后,把绳在山顶解开,速地落下来,阴阳一边摇铃诵经,手脚麻利的中年人一圈一圈盘绳,盘成一节木桩式,固定结实,又抬起来,乐队、诵经班相送,人们拥挤着追随,抬到庙里,搁到绳架上。

  戏院一侧平地上,城已布置好了,阴阳领着班底跑城,许多民众自愿加入,队伍头在城之出口,尾在入口。跑完城,又去祭虫。

  大戏一般请外县剧团,三天前就挂灯开台。放马日是正会,戏还至少唱三天。戏曲中无岳飞、金兀术的本子,不仅在本村不唱,邻村也不敢唱。唱了,完颜家拳棒手会把戏子赶下台,驱逐出村。这一风俗在古时有过,谁也不敢冒犯,而完颜人老少不看《说岳全传》等书籍。此为村忌。

  庙院里的大锅沸腾着,便饭汤发出扑鼻的香,香中有出奇的鲜味。白蒸馍用大抬笼抬来,绘菜一碗一碗舀给,肥肉片成堆,夹在蒸馍中吃,这叫放赦饭,叫化子都集中来了,吃的连连打噎。所有人都去吃,吃时往干净的地面或土崖里扔菜、扔馍渣、倒汤,祭奠自己的老人,其实所有人今天给马、鹰、鹤、黄绳磕头,实际是纪念自己的老人和故去的亲人,人人心中自明,只有少数几个官员、读书人是祭金兀术。

  放马,源自金兀术在马上打天下,马是金兀术的历史平台、造化舞台、军事航母,放马就是祭马,祭马就是祭金兀术。鹰和鹤是萨满教的传承符号,从山上降下,是从太阳、从天上而降的喻意。简单的民俗游戏,深藏着永远不告诉外界的玄秘。八九十岁老者深谙其究,去世时来不及细说,就一口噙去了,也无文字记载,更无家谱旁证。下一辈,以一知半解去追忆一个一个细节,加上自己的悟性和理解,一直给后人口传到八九十岁。其下一代再传给下一代,又有细微变化。几十代下来,大意明白,内容大相径庭,这就是民间信仰、民间习俗的本质。

  邻村、邻县、县城的人赶来看热闹。记者、摄影家近年蜂涌而至。2004年,祭金兀术放马,曾来了几万人。

(作者:张怀群
      
上一篇:文化甘肃:迎来转型跨越发展的新阶段
下一篇:泾川:喜看农家沐春风
※观后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网站声明
  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网行风)”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
※相关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