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供求信息发布 >> 我要发布
您所在的位置:泾川网行风>>人文物华>泾川文库>《晚霞撷朝露》>>正文内容
时间:2013年03月15日 来源:作者原创 进入论坛 点击数:  我要评论 【收藏

第三篇 杀年猪

  中国人很讲实惠的,一年四季,四时八节总是安排得有条有理,借着敬神敬天地来满足自己的食欲,以饱口福。诸如正月初一到正月十五半个月的大吃大喝,二月二龙抬头吃豆豆,五月初五端阳节吃粽子,喝雄黄酒,七月七的七巧节,八月十五中秋节吃月饼,九月九重阳节登高远游,十月一日送寒衣,腊月初八吃腊八粥,腊月二十三杀猪宰羊准备过年,到腊月三十除夕夜,好吃的好玩的换着法儿都品尝到了。即使你不想吃,不想玩也不行,因为这是祖宗的规矩,不可违抗,强迫你该吃的要吃,该玩的要玩。故事里说,当年吕蒙正家境贫寒,过年时买了一只鸡祭灶神,正在锅里煮的鸡被债主抢走了,他便从锅里盛了一碗鸡汤献在灶前,买不起香烛,在外面找了三根蒿子杆当香点着,然后叩了三个头说:“一碗腥汤(肉汤),三炷蒿香,打发你老人家上天堂。”算了却了这场心愿。据说每年腊月二十三,灶君神要上天堂向玉皇大帝汇报工作,活人们在这天都要送灶神上天,灶神爱吃糖,对联上常写“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就是要走灶神爷的后门,让灶神爷到天上隐恶扬善,拣好听的说,避免玉帝降罪,多带些福气回到人间。果真如此,莫说是吕蒙正,就是有权有势的人家,在灶神爷上天之际绝对不敢得罪他的。因为这些节日好吃好玩,很受孩子们的喜爱。在众多的年节里,我最喜欢过年和过端阳节。

  我家过年的准备工作是从年初开始的,二三月份就到集市上选购一头小猪仔回来,后院里有专门养猪的猪圈和食槽。由于家里人多,每天的剩饭涮锅水足以满足小猪的生长需要。养猪有绝窍,小猪不能营养过盛,只需先长骨架,这叫吊架子,养到十月左右,小猪已长成大猪,这个时候再加玉米、高粱粉进行育肥,到过年前宰杀就可获得200多斤肉,这种方法在我家延用的时间很长。那时候,人们过年能杀一头猪就算过上好年。有一年我家养了两头猪,过年时杀了一头,另一头决定卖掉,可是谁也不愿去卖。后来一个买主来赶猪,这猪自来我家以后从未出过大门,死活赶不出去,叫声撕肝裂肺,非常凄惨,使一家人感到不安,于是就留了下来,继续养着,谁知这口猪每天只喝污水也长膘,到第二年过年足有四五百斤。那时候这么大的猪是少见的,年关到了,我家习惯“腊八”过后宰猪,把屠夫叫来一看傻眼了,这么大的猪谁能拉到案板上去,即便能杀得死也没有那么大的木桶(我们把洗烫猪的桶叫步桶)烫啊!于是扬长而去,这头肥猪又免遭一劫。直到第三年,国民党军队驻防,发现了这口猪买去宰了。

  杀年猪的时间,各家情况不同,从腊月八开始,初十、十五、二十、二十三都是好日子。泾川当时杀猪的把式名叫左天保,住在南门外的学院街(又名颉街),此人身材魁梧,膀大腰圆,力大无比,一二百斤重的猪,只要抓住猪的任何部位,就能把猪提到案板上。左家原是清代的大户人家,民国时家道中落,沦为庶民,以出租花轿、丧仪架子、杀猪、开肉铺、饭馆为生。左天保属于尚武型的人物,平时剃着光头,坦胸露腹,腰里四季系着腰带,肚皮下垂,粗眉细眼,大鼻子,大嘴巴,稀稀疏疏的黄胡子长在又大又圆的脸上,让人望而生畏。其实他人很和善,与世无争,平时干些力气活,抬轿子、杀猪是他的拿手戏。年关一近,老左发财的机会就来了。拿来绳子、竹筒等必用物品,然后叫齐他的两三位助手准备杀猪。泾川城内每年过年至少要杀百十头猪,从“腊八”开始,按主人的要求排好次序依次进行,一般鸡叫头遍出发,两个人抬着步桶,一个人提着装满工具的笼筐上门营业。

  有一年,我家报名时,天保说先给我家杀猪,再往巷子上面干。当天晚上,母亲几乎没有睡觉,不到半夜就烧了满满两大锅开水,准备好一切,直到鸡叫头遍,全家大人都起床,准备侍候杀猪的。结果等了半天,听到西场街的猪叫声,爷爷叹了口气说白忙了半夜,西场里最少也有三家,不可能越了人家到咱家来,便叫家人休息,鸡叫二遍时再起来。于是大家回房睡觉,谁知刚入睡,就听见人声嘈杂,叩门声接连响了起来。大人们急忙起床,我也跟着起来看热闹。天保一进门就大着嗓子喊:“刘爷,对不起了!”西场里王大爷家人手少,捎带着干了,不耽误你的事。说着抬着步桶进了后院,父亲一手提着灯笼,一手端着灯盏跟进后院,母亲在灶房里给已经降了温的开水加热,爷爷张罗着抬案板、提开水的事,一家人忙成一团,锅里的水又偏偏不开,母亲急得直冒汗。老左手脚麻利,很快做完了准备工作,那口肥猪见了天保,吓得直打哆嗦,一头钻进窝里,头抵着墙角死活不出来。天保挽起袖子,伸进手去,一把抓住猪的后腿,抽竹竿般地把它拉了出来,拉到案板跟前,天保腰身一猫,猪的前腿被另一只手抓到了,他用大腿一垫,那口猪被临空提起,平摊在案板上。助手们揪耳朵,压后腿,把猪死死地压在案板上。天保抓起一把牛耳尖刀,对准猪的喉部,“噗嗤”一声戳了进去,接着又一用力,整个刀子和天保的手都插进了猪的胸膛里,那口猪只大叫了一声就呼吃呼吃地哼了起来,鲜血喷涌而出,天保的脸上身上洒满了鲜血,鲜血流进了案板下面的大盆里,那猪挣扎了一会便无声了。死猪的眼睛睁得那么大,白眼珠也鼓了出来。天保喊着要开水烫猪,父母亲每人提了一桶开水倒在步桶里,那步桶的直径足有一米,深一米,约装十几担水,父亲来回跑了6趟,6桶水才装了桶的三分之一,这时天保喊再给锅里加两桶水,烧热要用,母亲赶紧加炭烧火。天保拿出一把两面带钩的铁钩子,往猪鼻孔里一扎,一手提着铁钩,一手提着猪后腿,“扑通”一声,把猪丢进了步桶里,把钩子的一端挂在步桶边上,双手抓住猪后腿晃来晃去,死猪在老左手里上下左右来回翻滚,水花乱溅,三翻六正之后,死猪成了落汤鸡,被一阵弯刃刨刀清扫之后,一只脏黑的猪变得雪白,白得亮眼。刨刮完毕,天保两手提着猪的后腿,一下子套在木架的绳套上,他抓起牛耳尖刀,只听“吃”的一声,刀子从猪腿裆至胸前划了下来,呼啦一声,猪肠子肚子洒了出来,吊在胸前。又一刀,猪杂碎全都提在了手中,一甩手又扔进了水盆里。天保把手伸进猪的腹腔,抓出一团白花花软乎乎的肥油,往嘴里一顺,“嗤”的一声下了肚。当时我吓了一跳,心头一惊,觉得五脏六腑都在翻滚,不由得哇哇地吐了起来,幸好清晨腹内空虚,没有吐出什么东西来,但恶心的感觉久久不能停止,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心里难受。当我清醒过来时,那口猪已被劈成两半,放在了案板上。杀猪对于天保来说,简直是一种艺术,看得人眼花缭乱,刀在他手里上下翻飞,刀刀准确无误,可谓“天保解猪,游刃有余”,看他杀猪是一种享受。天保去世后,杀猪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可再也没有见过像他那样熟练的人。

  猪浑身是宝,没有一件抛弃的东西。杀猪后先拔毛,然后用笊篱把步桶中的猪毛捞去,肯定会有用场;猪粪作肥料;肉香甜可口,骨头也能换成钱。猪身上唯一不能吃的是胰脏,我们老家的人叫胰子,那时候“洋碱”(肥皂)很少,也很贵,有人发明了一种方法,把土碱用火烧成灰,再把猪胰子切成块,用碱灰和在一块,放在石板上用斧头砸,一直砸成糊状,然后团成块,干燥以后用来洗衣裳洗脸,效果与洋碱相同,而且脸用胰子一洗,光滑润泽,效果跟现在的香皂一样。现在看来,这样做是有一定道理的,肥皂就是用油脂碱性物质制成的,胰脏中含有胰岛素、蛋白质等对人体有益的营养成分,所以有保护皮肤的作用,每年杀完猪,我母亲总要做几个胰子,备长年使用。

  那时的生活水平比起现在差得很远,吃肉的机会并不多,因此杀完猪当天就要先品尝一下猪肉的滋味,我去过家乡的很多地方,大体都是一样的。首先下锅的是猪项圈,也就是猪脖子,煮熟后切成片当饭吃。我家最后一个年猪杀了后,项圈被杀猪的拿走了,这样可以少收点工费,所以未能享受到吃猪项圈的滋味。70年代初,我在泾明公社工作时,一次年关队里杀了几头猪,项圈煮熟后,由大队、生产队干部和几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分享,当时不知是性子太急还是习惯,肉煮的不到七成熟就被捞了出来,每人一大碗带血丝的猪肉片,碗到嘴边,一股腥味,没有调料,只有咸味,我的胃因为长期缺乏油水,见了肉恨不得把手从喉咙里伸出来抓进去。但当我猛吞两三片肉以后,觉得恶心难忍,一点也吃不下去了。队干部年纪轻,狼吞虎咽可以理解,只是那几位老人虽然牙口不好,但也不让青年,大口大口往肚里填,口水从胡子上滴到胸前也顾不上擦。这时一片大吃大嚼的声音,别的什么也听不见,声音不大,让人能从中体会到一种紧张而热烈的气氛。其中一位六十几岁的人先放下碗,他是老人中比较年轻的一个,所以速度快一些,接着一个个放下了饭碗,剔牙的擦嘴的装烟的各有所为。干部们吃的较慢,他们肚子里的油水毕竟比老人多些,所以吃起来没有那么凶猛。他们知道吃得太猛会伤身体,身体是本钱,他们还要用身体为人民服务,所以一个个稳扎稳打,吃的津津有味。我看老人们大都生吞活剥,不一定能品出肉味来。当时我觉得很可笑,后来一想,人之常情,长年高粱面为主,油渣、红薯干都填不饱肚皮的人,见了肉怎么能不发疯呢!母亲把猪血和上白面擀薄,再把白面也擀薄,血面和白面叠在一起压实,卷成一个圆棒,然后用刀切成一节一节的,放在蒸笼中蒸熟,这叫做血肠,第二天把血肠切成薄片,红一圈,白一圈,十分好看。然后加上粉条,豆腐、菠菜、肉汤烩在一起,吃起来新鲜味美。在乡下还有其它吃法,70年代我在泾明公社驻队,正值割资本主义尾巴的高峰期,在我和大队干部的主持下,把私人养的奶羊,包括奶孩子的羊一律杀掉(这件事我将另作介绍),把羊血做成“血搅团”,非常好吃。另一种做法是把荞面撒在开水锅里,边撒边搅,然后把羊血倒进去再搅拌,一直把加到锅里的面搅成糊状,做熟为至。从面下锅开始,要连续搅拌,不能停止,否则会烧焦。最后加入调料葱花、蒜块、辣子等,每人一碗,黏黏糊糊,吃起来美味可口。

※观后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网站声明
  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网行风)”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
※相关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