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供求信息发布 >> 我要发布
您所在的位置:泾川网行风>>人文物华>民俗文化>古今之缘>>正文内容
时间:2011年11月26日 来源:中国甘肃网 进入论坛 点击数:  我要评论 【收藏

  关中之名,始于战国。

  由于关中并不是正式行政区域,自古就有不同的解释和说法。

  司马迁在《史记》中说:“关中自汧、雍以东至河、华。”指的是宝鸡和潼关之间。

  西汉张良说:“关中左崤函,右陇蜀,沃野千里,南有巴蜀之饶,北有胡苑之利,阻三面而守,独以一面东制诸侯,诸侯安定,河渭漕挽天下……此所谓金城千里,天府之国也。”

  东汉班固《西都赋》说:关中“左据函谷、二崤之阻,表以太华、终南之山;右界褒斜、陇首之险,带以洪河、泾、渭之川。华实之毛,则九州之上腴焉;防御之阻,则天下之奥区焉。”

  古人的寥寥数语已将关中的山川、富饶和隘塞述说得淋漓尽致。古时,三秦大地四座雄关,扼据要道。雄踞于古代陕西中部的东函谷关、南武关、西散关和北萧关被称为秦地四大关塞。这些历史名关连接着漫漫交通要道,汇聚于古时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的京都长安,通往古代中国的四面八方,这四关之中的地域因群山环抱、四面关隘而得名关中。

  函谷关是我国历史上最早的雄关要塞之一,号称关中最早的东大门,位于今河南省灵宝市北30里处的王垛村。

  据史籍载,周武王伐殷,出函谷关,大会诸侯于孟津,即设专门管理函谷关塞的职官。当时此地恐怕只形成了一些隘路,真正立关是在战国初期。函谷关因关在峡谷,深险如函而得名。其中,劣道东西15里,绝岸壁立,崖柏林阴谷中,殆不见日。它西接衡岭,东临绝涧,北濒黄河,南依秦岭,号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天险。函谷关是东去洛阳、西达长安的咽喉要道,自古乃兵家必争之地,素有“天开函谷壮关中”、“自古函谷一战场”之说。

  战国时,秦和六国分野的标志就在函谷关。正是由于函谷关的险要,秦国才能凭借函谷关的险阻,使关东诸国才没有攻进秦国。函谷关也是我国古代集大成的思想家、哲学家老子著书《道德经》的地方。

  潼关建关最晚,却为四关之首。东汉以前并未设置关城,东汉末,曹操为防御关西兵乱,于建安元年(196)始设潼关,以后废弃函谷关。

  潼关雄踞秦、晋、豫三省要冲。函谷关废弃之后,汉、隋、唐等王朝在关中建都时期,潼关是这些王朝京都长安的东大门。它因北带渭、洛水汇黄河抱关而下之要;南依秦岭,有潼关十二连城禁固而诸谷之险;东、南山峰连接,谷深崖绝;中通羊肠小道,险扼峻极。

  西周建国后,虽还未设置潼关,但一条连接长安的东大道成为宗周镐京与成周王城间的车马大道。设置潼关后,潼关道是横穿古代中国腹地、连接长安与洛阳的轴心大通道。唐代为上都长安、东都洛阳间修建大驿路,潼关的交通地位居诸驿路之冠。

  历史上,潼关自设关就战事频繁。唐王朝为了防御安禄山叛乱,派20万大军把守潼关,击败安禄山叛军本不是问题。可唐玄宗听信杨国忠谗言,遭叛军埋伏,虽官军奋勇杀敌,还是战败丢弃了潼关。唐玄宗带着杨贵妃仓皇逃离。安史叛军就是沿长安东大道攻陷长安的。唐末黄巢起义也是由潼关十二连城进兵,攻破潼关,“甲骑如流,辎重塞途,千里络绎不绝”,直入长安。因而,潼关道也被戏称为亡唐之路。

  武关坐落在今丹凤县城东约80里的谷涧中。

  远在春秋时,此地设置“少习关”,战国时改为“武关”。秦、汉、隋、唐时期,这里是京都咸阳、长安南部的雄关要塞,即南大门。故关址周匝约3里,板筑土城墙,略呈方形,东、西各开以砖石砌券洞门,西门额凿有“三秦要塞”,东门为“武关”二字。关东沿山盘曲,崖悬虚深,狭窄幽长,山环水绕,险阻天成。

  武关道是古代长安经蓝田、商州通向南阳、邓州、荆襄以至江南的交通要道。由于它在军事上的特殊作用而备受重视。唐代,其交通地位仅次于“大路驿”——潼关道,唐以后武关道失去国道地位,但作为一条西北与东南地区相联系的捷径道路,仍发挥着重要作用。

  历史上的武关道金戈铁马、征战频繁。春秋战国时期,秦楚诸国多次兵出武关进行征战。秦始皇统一六国后,曾四次出巡东方,其中两次通过武关道。公元前208年,历史上有名的农民起义首领陈胜的大将宋留率兵攻入武关。秦末汉初,刘邦领兵破武关,战蓝田,入关中,占咸阳,灭秦朝。

  散关也称大散关,为周朝散国之关隘,故名散关。位于秦岭北侧今宝鸡市西南大散岭上。

  大散岭是秦岭西段向西北分出的支脉,是清姜河与嘉陵江的分水岭,居于岭上最高处的大散关控制着陈仓道北端,是古代秦岭南北兵家相争的必夺之地。散关汧水、渭水萦流其间,山川之汇,扼南北交通要冲,“北瞰关中,南蔽巴蜀,东达荆襄,西控秦陇”,为秦、蜀往来的咽喉要道。

  散关道也称故道或陈仓道,古代中国统一王朝无论定都长安还是开封、北京等地,散关道都是京师连接川、藏、云、贵各省的交通纽带。

  楚汉相争时,汉王刘邦取信韩信之言“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自汉中,经散关,由故道,出陈仓,还定三秦。东汉献帝建安二十年(215),曹操统率大军出散关,经故道,夺取汉中。公元228年,诸葛亮出兵散关,围陈仓20天,终因粮尽而退返。南北朝分裂割据时期,散关成为敌对双方争夺的主要军事目标。宋时,金兵南下,进犯陕川,宋将吴玠、吴璘兄弟聚兵扼险于散关固守,打败金兵多次进攻。南宋绍兴元年(1131),吴氏弟兄与金兵在此又进行了激烈的战斗,屡立战功,名垂千古。

  今散关岭上,一座五间二层敌楼横锁关上。敌楼上镌刻有大文学家郭沫若先生“大散关”三个行草大字,古朴凝重,浑厚遒劲。后人为纪念吴氏兄弟,在关西修有吴公祠,吴氏兄弟雕塑巍然而立。关下竖有“古大散关”碑石。

  雄踞于关中西北、六盘山下的萧关,其故址位于今宁夏固原东南30里处,早在2000多年前的战国时期就为抗御匈奴南进而设关。

  这座雄关一经设立,关塞内外就风烟弥漫,战火不断。当时,北方游牧民族不断南犯,迫使秦国为保障关中地区安全,在此屯兵把守。汉文帝十四年(前166),匈奴老上单于率14万骑兵入侵朝那(今固原东南),由萧关南下,一把大火毁了回中宫。骑兵直进到陇县、凤翔一带,这次进犯,关中受损甚大,于是,汉文帝派卢卿等三位将军分别驻守上郡、北地和陇西。委任东阳侯张相如为大将军,董赤为将军,率领大军阻击匈奴,迫使老上单于退兵。从此,汉军日夜重兵把守,进一步加强萧关和关中内地的防守。此时的萧关已成为关中西北部的屏障和门户。汉武帝元封四年(前107),刘彻率大队人马北出萧关,又开通了萧关道。匈奴单于也曾派使者来长安商谈和亲。魏晋以后,关中多事,萧关成为往来通道。

  唐武则天称帝后,也未放松对萧关的防守,派魏元忠为萧关大总管,以防备突厥进犯。唐神龙元年(705),废弃他楼县置萧关县。唐至德元年(756)后,萧关被吐蕃攻占,关中再一次受到威胁。大中年间(859),经过一翻拼杀,唐又收复了萧关县。明代为防御鞑靼进犯,又大大加强了对萧关道的防守。

  由此可见,萧关确为控扼要地,是北方各游牧民族向关中进犯的一条主要通道,被历代王朝所重视并在此修筑边塞重镇。

  千百年来,潼关、武关、散关、萧关不仅弥漫着滚滚硝烟,也曾布满了商贾、行旅和使者的步履。闻名中外的丝绸之路从长安出发,其北路就有一条由中渭桥渡渭水,沿泾河西北行,经今礼泉、淳化、彬县、长武等地后,越甘肃东南,过萧关,再进入河西走廊。这条畅达的丝绸之路是南接渭水北岸、东通三晋、西通河西走廊的大道。

  历史上一些入萧关、武关、散关和潼关的文人墨客也曾讴歌吟咏,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诗篇。

  开元二十五年(737),河西节度副使崔希逸战胜吐蕃,唐代大诗人王维适逢出塞宣慰,在萧关道途中作了《使至塞上》的著名诗篇:“……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萧关逢侯骑,都护在燕然。”还有岑参的《胡笳歌送颜真卿使赴河陇》:“凉秋八月萧关道,北风吹断天山草。”卢纶的《送都慰归边》:“今来部曲尽,白首过萧关。”王昌龄的《塞下曲》:“蝉鸣空桑林,八月萧关道。出塞入塞寒,处处黄芦草。”这些诗句都描绘了萧关道外奇特的塞上风光和诗人穿越萧关时的心境,不免令人发出悲凄之感。

  唐人陶翰作《出萧关怀古》:“驱马击长剑,行役至萧关。悠悠五原上,永眺关河前。”一反前调,气势轩昂,歌唱英雄气概。

  明人李汶作《甲申防秋有感》:“萧关倚剑又年华,鹿鹿川原走传车。”从诗中可知,明代的驿路已改在萧关道上。

  清人徐乾学的《陇山歌送许天玉之官新安》“萧关朝那还北地,酒泉张掖连凉州”道出了萧关的重要地理位置,清时的萧关仍有驿道通过。唐代诗人李涉一首《再宿武关》“远别秦城万里游,乱山高下出商州。关门不锁塞溪水,一夜潺湲送客愁”道出了诗人被贬,出武关别京离乡的愁苦情怀。

  唐代大诗人杜甫在《潼关吏》一诗中曾以“丈人视要处,窄狭容单车。艰难奋长戟,万古用一夫”来描述潼关的峻险和雄奇。

  南宋著名诗人陆游《书愤》中“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的诗句抒发了诗人对西北前线边关将士抗击金兵,赢得胜利的欢欣之情。

  秦汉以后,由于四方关隘均设官吏把守管理,凡行人车马过关,都要检验所持凭证,使关中久治平安、稳如泰山,多次避免关外的烽火战乱,被史家称为“金城千里”、“四塞之国”。由于这里一马平川、土地肥沃、气候温和、物产丰富,渭、泾、沣、涝、潏、滈、浐和灞等八水纵横关中,在中国最早被史家称为“天府之国”,比成都平原获此称谓早了半个多世纪。从西周起,关中就成了帝王建都的风水宝地,光地下就埋葬有70多位帝王,先后有13个王朝争相在此建都,历时1100多年。

  也正是由于以上自然、社会、历史和人文等多种因素,古风、古韵、古都的烙印深深地影响和形成了古朴、奇特的关中民风、民俗、民情,以及关中人“不叫不到,不给不要,不争不闹”中规中矩的生活方式和习性。

  “八百里秦川尘土飞扬,三千万儿女怒吼秦腔,一碗粘(音ran)面喜气洋洋,没有辣椒嘟嘟囔囔”似乎就是这种写照。

  也许,关中历史太久远,文化太厚重,关中那历史的天空总是那么凝重、神奇,人们仿佛随手就能触摸历史,随处就能感受文化,随地就能寻觅文物。关中既有沉淀的历史、璀璨的文化、传承的文明,又有历史的拖累、传统的负担、安逸的满足,使现代的关中步履蹒跚,翅膀沉重,起飞艰难。

  由于历史的变迁,关中的范围逐渐缩小,不仅萧关和函谷关早已划出今陕西境外,就连武关也不在关中之内,这样,今日之关中,实际仅指潼关和大散关之间的地域了。当然,也随着历史的变迁、时代的发展,现代之关中正发生着前所未有的碰撞和变革。

※观后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网站声明
  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网行风)”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
※相关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