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供求信息发布 >> 我要发布
您所在的位置:泾川网行风>>人文物华>民俗文化>民俗风情>>正文内容
时间:2009年12月17日 来源: 进入论坛 点击数:  我要评论 【收藏

    阴阳也叫风家, 他主宰着农家的命运。阴阳在幕后可以策划,在台前也能攘改。

    脸白白的,胡子白白的,眉毛白白的,和善至极,笑容如佛, 走路低着头,一生在众人面前没踩死过一只蚂蚁,口里念念有词,眼中也似念念有词,多半不正视人,一直弯腰走在人后,从未大声说过话,耳力极好,多一半话用耳语。眼睛极好,在煤油灯下月光下盘腿在膝盖上写毛笔字,最耐寒冷。在大雪天朔风嚎叫的子夜黎明, 在大雨滂沱的正午,在别人打颤身上起鸡皮疙瘩时,他精神矍烁。胆子最大,在英年夭亡尸体腐烂鬼哭狼嚎的黑谷,讲特大的大灾大难如讲一段他的传说. 岿然不动,稳如泰山是他的气质。记忆力最好, 几本古书倒背顺背,背得滚瓜烂熟,几千人的庄里随便拣出一人,将其人的祖宗八辈分得一清二楚,上至去世多少代的先祖, 下到刚出世的婴孩,名字能记得一字不差。坐怀不乱,在大红喜事做满月大狂大乐之际,亦是一脸厚道的表情,唯唯嚅嚅柔柔静静地坐在一侧。

    都说阴阳是神的化身。阴阳独有的特权和功能: 看。看有两个内容 : 看时间, 看地点。阴阳把东方文化的最大特征通俗化了,他知道“数中有象,象中有数”的大概念,但一个方位、一个数包含的众多终生不解的文化特征,他却不能全部弄通弄懂。

    时间与地点真不可捉摸,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百年前的小学生,比百年后的大学生吃香。早上出门,未喝茶就走,比喝了一杯茶再走的人,可以遇上或免掉一场车祸。夏天的电扇如救命恩人,冬天的电扇一钱不值。地点更重要,生在相府的丫环也是七品官。生在京城,说一段话就是一篇头版发表的文章。京城大饭馆里的剩饭能养活一个团或者一个村子。博士生如果在乡下与牛为伍,充其量是个一般农民。
先造死后造生。人死后,阴阳大显神通。寿终正寝还好说,二十七八岁未结婚没儿子的人突遭车祸,二十岁刚出头生一女孩的媳妇因淘气突然跳崖,父母亲同辈人儿女们哭得路断人稀, 天塌地陷, 气息奄奄,阴阳在半夜里被请来, 他如什么事也没发生,死人就如摘一片树叶,像树叶一样静静地落了。他坐在热炕上,盘起腿,那大白纸铺在炕上,孝子跪在地下, 他点上烟,呷上茶, 品上酒,不惊不悸,声音平和,如商量明天咱们都去北京观礼的腔调商量亡者后事。主人报了死者出生时刻和逝去时刻, 属相, 说了上辈父亲们的关系平辈未出五服弟兄们的名姓,还有晚一辈两辈的大小娃娃, 阴 阳戴上白光石头镜, 迷上眼吸两口烟,吸得有声有响, 然后在指头骨节之间掐来掐去,嘴唇急速地动弹却没有声音,最后说: 后天是个日子,太阳冒花花前下葬,要备桃木人、青石、面人,要备朱砂仁砂,要缚弓,如何如何,说得主人如臣民见了皇上。阴阳取出半拃长的毛笔,用力哈一哈,蘸着一个小墨盒,白纸不叠格唰唰唰写下去,字行不弯不错不漏字,讣闻写成, 格式章法恰到好处, 再开七单,七七四十九天,一月大二月小,算的不差一尺, 一气呵成, 再写挽联,写引路幡, 那一套程式文字, 背得烂熟于心。这时, 临时酒席已办成,深夜三点了, 七十岁的老头吃得津津有味, 样样菜吃遍,酒喝完。然后去勾穴。

    勾穴, 就是选莹地。主人说哪里好,阴阳就说好。村上让在哪里埋,哪里就是宝地。在一尺厚的雪上扑扑走去,不怕雪钻进鞋窝,纸灯笼驱赶着凄凉的夜色,七十岁的老汉能看清夜中的一切,能看清水路网胳来龙去脉, 哪里高, 哪里低, 哪里宝贵,哪里是若干年前某某的坟, 全能避开。阴阳取出罗盘,搭了针,按针的指向用脚在地 上勾出长方形的框, 旁边的小伙子赶紧划了,问: 行吗? 好 ! 好 ! 这便好了。再走回来, 家人哭声一片, 泪如海洋,他稳坐热炕头, 盘子又端上来, 酒菜掩饰之下,十元二十元端上来,他全拿了, 然后拿下最上面的一元纸币, 给主人说 : 再的我不数了。全部装入口袋。

    埋人的那天黎明,他四点就从家中赶来,静静地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月亮似冻得粘在天上不动, 他却不冷,不跺脚不搓手。棺木抬起,他念一道经, 抬到大门上他念一道经,抬到墓地上,几百双眼睛直勾勾地望着棺材,那么不可阻挡地滑了下去,畅通无阻地进了黑堂 ,阴阳呜地一声跳下去,不像七十岁年纪。罗盘又取出来, 取中线,说正了,这便正了。众人七手八脚推进去,吭吃吭吃下土, 墓坑眼看填平,他摇着铃子, 咿咿呀呀呀呀咿咿, 一上一下一下一上念着,那声音婉转如水, 如泣如诉, 分明是一首动听的仙乐,阴阳也识音律。

    第二天, 宴谢全体尊亲贵戚的中间, 有他的一茬收成,琐呐阵阵,一队孝子拄了哭棍进去跪下,头上顶着盘盘,盘盘里放着烧酒二瓶,纸烟一条,蒸馍二十个,钱五十块,他全部收了,退出一元钱。他有时悄悄给人说: 从九月开始,他背回去的馍一家七口一直吃到年关。

    埋人,关系到后人当大官,上大学,人旺财旺,这便是时间地点的神秘性,万无一失。虽然失去亲人是不可估量的损失,但时间地点好,心里却实实的,能在哭罢长长的均出一口气。

    如果是行礼、打醮,礼节规程更繁琐庞杂。

    谁不想早点结婚, 对象找了三年,找了八年,一个心眼盼这一天。要订婚了, 那你快点去请阴阳,他不来主人家,在跟集的路上,在家中掐指计算, 择了定婚日子,便可举行盛大礼仪。要结婚, 老主人提前一百天,去告了男女双方的属相出生年月日时,左掐右掐,一般选在七月、腊月、正月。有的属相及兄弟姐妹的婚事互相忌讳,便叫结婚当天,把石磨用红被盖了,准备一面耍社火用的大铜锣,在新媳妇进门之前当地敲一声,属猪属狗属鸡的人早早躲掉, 这叫妨,妨碍别人主要是妨碍自己。红事上他是不露面的,在家中边吃饭边说一应忌讳,说毕收下一二十元。新郎的父亲因花了这笔钱大出一口气,心正堂堂地走去。而孙儿以后坐监、吸毒、赌博、寻花问柳,首先应该问阴阳, 法律只找当事人进法院, 阴阳记也记不起。
你想修庄基盖房? 小队大队公社批不了,现在还要县上批。批了之后,积钱几千备木料几车, 几石粮食几大片猪肉几箱烟茶具备,孙祖三代上百年的愿望要变成现实,但是开工奠礼日子还是莫测高深的阴阳定。

    如今, 一个生产队规划居民点, 直直的街, 一家挨一家,还要阴阳来看。而阴阳说: 嗨! 修了几十家,刚你这一家好, 正在脉相上,上一家、再后一家就不行, 水不利。主人看中了远离街面的一块地,主要图面积大树木多, 阴阳说我早二十年就看中了,只是大队里不让修,你到底有眼光, 造化在后头,福荫遮百代,大胆地修吧! 那么,批了六分地,他刚刚在规定好的六分地的四角钉上木橛,搭上罗盘,使大叫一声,咳! 线刚正。若是主人想私自扩大成一亩,线到处,“刚合风水”! 说得主人心里已有七分醉意。那盼子当官发财曾孙旺的美梦撩得人心里痒痒难忍。接着择定一个黄道吉日,前一天夜里,阴阳悄没声儿来了,画一道符,写些“此处动土一切凶神恶煞后退”之类的话,掏出一方自刻的大印, 红墨水刷上去一盖, 淡淡的,不如公章印泥那么红堂堂有权威性, 但意思巳足够了。再找一木棒,上挑半截铁铧, 这便是动工的标志, 顶在此地中央,某月某日早上八点挖一镢头, 铲一铣土, 便是开工奠礼,以后等一年二年再修也行, 也算动工了。

    庄子修好免不了盖房,盖房是大事, 几辈人盖不起三间房, 人都不信,不是小看农民。盖啊盖,终于盖了五间,中间一间的中檩不上。他来了,在上面钉一双筷子, 夹两枚古币,钉七条红布条儿, 划一八卦图,阴阳二鱼套得生动, 这正好是阴阳的徽章吧! 写上贵人到此大吉大利,今日上梁大吉大利,公元一九××年×月×日吉时上梁大吉大利的红纸条。四墙砖缝已抹,墙面已泥,中间的檩单单要三月二十二日早上八点在鞭炮声中得体地吊上去。然后,再指点把大门开在哪里,水道改在哪里,哪角是厕所,猪圈牛圈鸡窝全看了, 再择日举行乔迁之喜。

    庄子落成了,娶新娘,生贵子,四季发财,五福临门,六亲显贵,七巧八发,九九长寿,十分美满,这便是阴阳之功。而一年二年之后,突然有三岁小儿急病夭亡,有小伙遇工伤一命呜呼,很少有人谴责阴阳把地点时间没看好。

    没看好, 他不赔损失费, 不负刑事责任。主人精明至极,错就错在从来不签合同,不目标管理,也不公证。而一旦遭了大难出了大事,阴阳是有办法的,攘改攘改,便是阴阳的专用术语。在凄伤的氛围中,他又出现了,在大门外的墙缝里瞄来瞄去,哎: 这好好的么,有啥麻达哩? 可能有好风水好地脉他未找见,这里或许不宜动工,他从来不给你明说。进门又是吃酒饭,写符,那符用黄纸条儿,照一本书上印的拐七拐八的图案划来划去,谁也不认识上面盖了他带的方印,在大门门牌上贴一张,上房墙壁贴一张,锅灶顶贴一张,炕顶上贴一张,门后面贴一张,然后在上房在中窑门前焚香三柱,跪了咿咿呀呀呀呀咿咿咿呀咿呀念经,又是那优美的小曲小调。主人遵嘱已抓来十几种中药,量很大,用开水泼了,取个老笤帚蘸了药水,满院走,把药水一下一下摔到院墙上树上院里平地上,屋内屋外各角各落齐齐摔了去,一直摔到大门外,将那药水药渣倒掉。手术较大的攘改,是大方向错了,要把门楼从南挪到北,把水道从左改到右,把灶火门改个相反方向,本来那间房是他看了做伙房的, 为何当初没看好。

    有媳妇不生儿子娃, 有谁忽然得癔病, 有谁受了刑,有谁丢了牛丢了驴丢了车子, 他来又是划符, 在门上别了桃木人,叫一切鬼祟不可以随便进来。这种事往往能串一长串,阴阳便客串七家八家, 家家事情大同小异, 阴阳手段随意自若。
十年间, 家里母鸡叫鸣,牛不下犊,五谷不丰, 生意不成,高考落选,最怕只生女子,儿子无影。公家只叫生一胎,怎么得了? 人家百事百成,你是一事无成,想了十年,日日夜夜想不出究竟,到底哪里把气走了? 今后十年怎么办? 这就是老坟里把气走了。便想到了老风家,七八十里找到外乡,终于找见,他神秘地说: 老坟不合适,前六十年不旺, 后六十年不旺,那就是六十年前就有坏人在爷辈墓穴里放了黑驴蹄子, 放了青石,后人便无后,干什么都不成, 便出倒财子、败家子。怎么办? 迁坟。而有的人家女性总遭人罚,昏过去后专以某人之腔调说亡人所知之事,这叫罚人。怎么办? 还是迁坟。迁坟另择了穴位, 打墓,寻见原坟挖开。十几年过去,亡人只剩骨头,左右村落里总有一位会整骨的老者,整成人形,再入新棺,乐之礼之葬之。气味不好,悲妻难耐,谁爱把亲生老人这样折腾? 谁愿百年遇上这等事?但总有人要遇上,遇上还得仰望阴阳先生来也 !

    阴阳越老越好,中年的也行,老者多半运筹帷幄,中年的却经常出征。四五十个村中总有一人无师自通,十二三岁便投师苦学, 背完四五本书, 或边干边学,写一笔大众能认识得的毛笔字,备几本民间石印的红皮农历,这农历在每一天的格子里都写着嫁娶埋葬、祭祀沐浴、诸事不宜或百事大吉等等,有此农历, 不仅阴阳能择日子, 人们自己也能选择。

    阴阳总不能断代。有二十多岁的青年上学时爱打架爱找女朋友爱偷人,考不上中专, 干不了有出息之事, 便想起了老阴阳, 去了送重礼,当干儿, 跟上学三个月, 便到处能看了。三五年前的中学老师,大学本科毕业, 学贯中西, 却在丧事临头或修庄子时,三请两请请来了这最不满意的学生, 把学生敬得高高大大的,学生大不列列翻开书写, 事也就过了,过了就过了。老师或许深谙风水原型、风水美学、风水流变,但此时却信学生的风水巫术。

    一切都由阴阳说了算, 他说好就好, 他不说总不合适,不合适就是违反了农家万事规则。他大慈大悲, 爱民如子,家家千灾他除, 户户万福他谋。但有一条, 即使你家连年死人欲断后,日下无粮一病不起, 攘治这一切不给钱他是不干的,他从来没有赦免过一个人,无偿给你看绝对不行, 你有一元那么只收一元,说这叫下数, 叫下数在着, 他莫不是为钱而来,人们怎么从不考虑这层意思 ?

    也有看了七十年活了快九十岁的老阴阳, 已称半仙,确实在方圆左右大得人心。五十年前在一个山坳看了一块坟地,那里坐北朝南,后有坪, 前有水, 两面有山, 坪后还有水,便暗暗钉了木橛, 死时说给他的学生, 学生也七十多岁了,敬老师胜老父, 稳操胜券找见埋木橛处勾穴打墓, 厚葬了老师,未想不出三年, 老师天天罚学生, 学生一家大小不安四邻受惊,老师怎么也罚人? 说: 那地方不合适,便刨出棺木随便择地草草葬之,从此针尖大的事也没有。阴阳给人看阴宅风水、阳宅地址,他的庄基风水应该最好。但是细究, 他的儿孙辈里几乎没出过大学生,更未出过处级干部或作家教授,将军更不敢想。而是念书不到五年级就逃学, 多半放羊,最多能在县与县之间贩牛羊, 挣了五万元也贴了五万元。最后进了赌场,为什么总不把出皇上的风脉地皮留给他和他的子孙?

    文化大革命十年中, 天天遭批斗, 贫农们烧了罗盘, 烧了书本,阴阳其实天天还看。鸡叫前后出去看墓穴, 看庄子, 送病,同时还在收钱。往往找他的是大队支书或主任,天一大明支书又叫上民兵往死里捆他。他战战兢兢做人,一生总有一种习惯: 见人不敢正视, 莫非是欠了人人一笔帐?

    近二十年以来,阴阳可以大展身手的活动。近几年日子越好,事情越多,都为图个吉利。他翻山过水,到处挣钱, 每一个阴阳必是村上第一个万元户或十万元户,凭着半扎长毛笔和小墨盒。扫黄除六害的事经常搞, 他又战战兢兢起来,给村长悄悄说: 有事你给我说一声。支书却说: 你给咱全村把啥都看好,要人人富,无灾, 咱是省上的典型。问题是支书也要看,乡长县长专员的老人去世修阴宅同佯要偷偷摸模叫老阴阳看,他们比贫农更深地理解着风水那取之不尽的神秘力量。可见, 阴阳不会死,阴阳不能死, 过去, 现在, 将来, 阴阳是汉人的活佛 ! 说破了,谁也不敢惹谁也不敢不用谁也不敢怠慢,这是一种农民情绪崇拜出来的一种农民偶像,是一种被灾难驯服又被富裕升华了的遗传,同时也是一种褪不尽的原始荒蛮的天性,未开化未驯教的天性。

    普渡众生的阴阳, 他经过的场面, 一个是一种感觉 ,这感觉不下五百钟, 他真是饱经沧桑啊! 他最早的老师是谁? 他的行为何时能尽如人意? 他现在客串十几家是寻常事。

(作者:
      
上一篇:燎干 — 陇东民俗风情
下一篇:神水治病—陇东神秘文化现象之十二
※观后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网站声明
  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网行风)”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
※相关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