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泾川网行风>>走进泾川>人文信息>>正文内容

难忘“红军奶奶”—追忆长征流落女红军石桂英

2019年07月02日 来源:平凉日报 点击数:

2019年6月7日端午节小长假,我回到了泾川县玉都镇郭马村小卢村探亲访友。在和乡亲们交谈时,我把小时候对“红军奶奶”的记忆和2017年4月14日《平凉日报》刊登的《流落在泾川境内的“长征姊妹花”》的文章、配图给我家的邻居,今年70多岁的赵月琴阿姨看时,老人家情不自禁、泪流满面,讲述了她婆婆石桂英长征中流落玉都镇郭马村小卢村的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

那天以后,我才真正知道“红军奶奶”名叫石桂英。她生于1918年8月20日,来自“川北门户”广元市的苍溪县龙山镇街道。在那个军阀连年混战的年代,防区割据,关卡林立,捐税苛重,商业萧条,工厂倒闭。石桂英全家上下10口人,父母亲、五个妹妹和两个弟弟,她从小就帮父母照看弟弟妹妹、干杂活,一直到15岁入伍。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工农红军一、二、四方面军先后长征进入四川。红四方面军于1932年12月至1935年4月,以今四川省通江县为中心,建立了川陕革命根据地,面积约4.2万多平方公里,人口达700万,是当时全国第二大革命根据地。1933年2、3月,红四方面军入川开辟川陕革命根据地,当时全县仅有23万人口,就有5.4万人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有5万通江儿女参加了游击队、赤卫队、女子独立营、儿童团等地方武装。红四方面军在总指挥徐向前和川陕省委的直接领导下,从川陕省委机关和众多报名的优秀妇女中挑选出400多人,在通江县组建了红军第一支正规的妇女武装——“红四方面军妇女独立营”。同期,邻近的苍溪县建立了妇女独立连,长赤县建立了妇女独立营。正是在革命宣传的影响下,不满15岁的石桂英在家乡苍溪县加入了中国工农红军。入伍后被编入三十一团兵工厂做衣服,整训一段时间后,配发了枪支随部队行军打仗。1933年至1934年四方面军先后粉碎国民党两次大规模的围攻。部队与王维舟领导的川东游击军会合,先后扩编为4、9、30、31、33等5个军,总兵力达8万余人。尔后,又取得了广(元)昭(化)、陕南、强渡嘉陵江等战役的胜利。1935年3月,红4方面军退出川陕革命根据地,开始长征。6月,在四川西部懋功地区一、四方面军胜利会师。8月,一、四方面军为左、右两路军共同北上。在行军途中,石桂英的排长叫李秀英,石桂英给排长经常端水扫地。1936年7、8月间,随部队行军到宁夏固原一带,与国民党部队打了一仗。夜黑雨大,风雨交加,战斗紧张,石桂英被炮弹轰晕。在醒来之后,部队不知去向。第二天国民党部队在清山时将她抓捕。后关押到平凉监狱四个月,10月间又送到泾川县监狱扣押。直到1937年3月,被泾川县城关镇蒋作栋(保长)和蒋春和(外号叫蒋善人)从泾川县监狱保释出来。由于身处异地,她孤身一人,经人介绍石桂英与泾川县玉都镇郭马大队郭家生产队一富农郭耀祖结婚,生育两个儿子(大儿子叫军北、小儿子叫军昌),儿子的取名都是为了纪念她曾经参加过长征而取。1949年新中国成立,婚姻制度改革,实行一夫一妻制后,石桂英又改嫁到郭马大队小卢生产队,与小她4岁的卢新云(中农)结婚,并将小儿子军昌(小名叫智怀)带到卢新云家一起生活。1950年,石桂英在乡妇委会工作了三个月,后因孩子小等原因在家一直从事农业生产。儿子卢军昌先后在乡信用社、农机站、村委会工作,1964年结婚,娶妻赵月琴(玉都公社尹家洼大队崖窑生产队人),婚后生育三子(分别取名红义、红科、红生,都是奶奶为了纪念红军长征而取名)。婆媳二人相处甚是融洽。七十年代兴办社队企业,儿媳曾在大队综合厂缝纫部工作,后来队办企业撒销,赵月琴回家凭一技之长为乡里乡亲缝制衣服,挣点零花钱贴补家用。

1980年3月20日,平凉地区民政局下发了《关于石桂英同志发给红军流落人员证的批复》,石桂英按照流落老红军对待,发给《红军流落人员证》,月领补助费30元。至此,“红军奶奶”的身份得到了确认,待遇得到了落实。

赵月琴老人说:“婆婆是四川人,脾气有点大,常常批评教育儿子,但舍不得骂我,娘母子相处很好,我把她当亲妈伺候,她也把我当亲女儿看待,寒来暑往婆婆给我领娃,我给她端吃端喝、碟碟上碟碟下,后来为婆婆煮鸡蛋、买奶粉、换尿布、熬中药、点眼药……”

可以说,娶到这样的儿媳是卢军昌一家人的福气、更是石桂英的福气。赵月琴一直侍奉公婆、丈夫到病终。1988年石桂英去世,终年70岁。1995年,石桂英丈夫卢新云去世,终年73岁。2005年,石桂英儿子卢军昌去世,终年63岁。因儿孙们常年在外务工,现在赵月琴一个人生活。

在我的印象中,“红军奶奶”的打扮就是照片中的这个模样,与我们当地人不大一样,她家住在山边上的庄底下,山大沟深,出行比较困难,平时赶集、下田干农活都与我们有区别,她喜欢背背篓,别人都是把孙子抱在怀里转悠,而她却要背在背篓里转。夏季,她喜欢把裤腿挽起光着脚丫子走路干活。记得上小学时,“红军奶奶”还被学校请到郭马小学给我们做忆苦思甜报告,声泪俱下地讲旧社会的苦难,如数家珍般地称赞共产党让劳苦大众过上了好日子。她讲的一句话我至今仍记忆犹新“国民党逼得叫人跳崖,共产党好的叫人发财”……记得庄里人都说“红军奶奶”家在四川,非常远。听说她在玉都镇最北面的刘李河村认了个娘家,有一年夏季,“红军奶奶”去娘家办事,回来时正值晌午,口渴难忍,便在刘李河有个叫响潭的潭边休息了一会,并喝了潭中的水,回来后神志不清,少言寡语,喜欢游走,家人多次找人为其治病,都说得了“癔症”,有几天和常人一样,有几天就成了病态。后来,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她家庄子修到了涝池畔的沟湾里,我家也搬到了离她家不远的机电井附近,赶集买东西近了,吃水在机井上挑或拉,再也不用去沟里担了,做农活也都方便多了,我们两家成了邻居。

由于工作忙,回家次数也少了,听父母说“红军奶奶”去世了……后来的十年间,我的父母也相继离世,回老家的次数更少了,有关“红军奶奶”的记忆也就随着时间的推移淡忘了……

岁月悠悠,时光匆匆。

有关“红军奶奶”的感人故事,让我了解了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多少天里,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思绪万千,感慨万分。

参加长征的“红军奶奶”,把火热的青春献给了人民的解放事业,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陇东这片红色的黄土地……“红军奶奶”石桂英,您是中国妇女的骄傲,是玉都人民的自豪!

 

石桂英。

 

八十年代石桂英老人全家福(中为石桂英老人,儿子卢军昌右二,儿媳赵月琴左二,二孙子卢红科右一,三孙子卢红生左一)。


相关新闻

    指定的模型还没有相关信息!

版权与免责声明

泾川网行风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  

1、凡注有“网行风讯”或电头为“泾川网行风讯”的稿件,均为泾川网行风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泾川网行风”,并保留“泾川网行风”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娱乐视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