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供求信息发布 >> 我要发布
您所在的位置:泾川网行风>>人文物华>民俗文化>泾川写真>>正文内容
时间:2014年08月08日 来源:网络 进入论坛 点击数:  我要评论 【收藏

  今年的夏天似乎比往年更热一些,那一波又一波的热浪包裹着我、蒸烤着我,让我昏昏谔谔、头脑发蒙。然而,这几日,久不曾见到的蓝天与白云,突然不期而至,我恍然间发现,在城市呆久了,自己对季节的变化似乎越来越不敏感了,每天对着林立的楼房和宽阔的街道,听着空调挣扎地尖叫着,只能有一种热和冷的概念,连自己都变得冷漠。抬起头,仰望这深邃的蓝天,柔软的白云,这感觉似曾熟悉,瞬间触动了心底最柔软的地方,想起有那么一块地方满是回忆……

  那个地方叫故乡!它是生命的摇篮,记载着我人生的轨迹,带给我快乐的童年。我的故乡——泾川,位于甘肃省东部泾、汭二水相汇之处,地处古丝绸之路要冲,地势沟壑纵横,气候四季分明。那里,川塬山水之间,泾河逶迤而去,两岸花香鸟语,几株杨柳枝条羞答答地垂落于水面,听着哗啦啦的流水声,山倒映于水中,水应呼着山……令人沉醉其中,这便是小时候对故乡的感受。

  那时候,回故乡的只有寒暑两假。寒假多是回家过年,时间仓促,舟车劳顿。而暑假则多是避暑而至,时间充裕,满是精神。

  故乡的夏,最热闹的事情是捉蝉。炎热的夏季,绿树成荫的乡下变成了蝉的世界,从早到晚,它们都隐藏在浓密的树冠里,不知疲倦地高歌,特别是午后这段时间,它们似乎更加兴奋,总是声嘶力竭的鸣叫。乡下的孩子似乎是不睡午觉的,而我总是在午觉之后,带着愤愤不满,与堂兄弟们一道,游走在茂密的山野中,寻觅那些吵得我睡不着的元凶们。大家拎着捕蝉的工具,循着蝉声,伸长脖子,歪着头,眯着眼,目光游移在青枝绿叶间,极力地搜索目标。有时候,几个人围着大树转上好几个圈,却怎么也望不见树上的它们,有人就会气恼地用脚狠踹树干,然后,气呼呼地望着它们展翅远遁;有时候,它们在树上的位置比较高,而捕蝉的木棍又稍稍短些,差那么一点够不着时,也会令我们气恼地将它们赶跑。更多的时候,它们还是会落在我们手里,每捉住一只,都会在我们中间引起一阵狂喜与骚动。堂兄们会把抓到的蝉拿去生吃,我也是吃过蝉的,很香,——却是过了油的,我想城里的孩子总是没有乡下的孩子那般有胆识。

  故乡的夏,最静谧的时间是夜晚。残阳挂疏影,炊烟伴细风,错落在山间一户户人家,都搬了桌椅到自家院前,长幼有序,围桌而坐。晚饭多是自家做的手擀面,加上荤素臊子,就着桌上摆的几种时令凉拌菜。我们一众小伙伴,总是伴随着打闹,大口大口的朵颐,弄得一桌的狼藉。而我也知道,那些年,这荤臊子大抵是我这常年不在家中的人所独有的待遇,往日生活在家里兄弟姐妹们是吃不上的,他们虽都是素臊子,却吃得比我要香,于外人是丝毫看不出我们吃的不一样。暑气渐消,月儿朦胧,星光灿烂,几张木桌椅、几把土扇,各家门前年幼的人都围着堆,年长的叔伯或是祖父总是居中而坐,伴着凉风习习谈天说地讲着总也讲不完的故事。也有下棋的,吹笛的,拉二胡的,还有坐不住的小伙伴,或是抽着陀螺,或是滚着铁环,或是追着家狗,玩累了就跑回自家院门口,睡在木凳上,而一旁总有长辈在给打扇驱蚊。灯火渐渐隐去,泾水之上,微波粼粼,川道二塬,山峦隐隐,渐渐地一切又归于宁静,只有远处的一轮弯月,悬挂于夜空,倒映在瑶池,仿佛独自在等待那远处的钟声,“隔水一声传激越,傍山万木响玲珑”……

  再回到喧闹的城市,已是黄昏时分,我紧紧的怀揣这份对故乡之夏的情缘,享受着刹那间的平静,然后迈开脚步,迎着落日,大步朝前……仿佛远处的有座村庄,一条小河,被月光朗照着,一幅幅多姿多彩的画面,或大或小,或密或稀,或清晰或朦胧,那里是游子们在繁华浮躁都市回望的圣地,是远走他乡的行者们最坚实的后方!

  那里便是我的童年,故乡的夏!

※观后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网站声明
  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网行风)”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
※相关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