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泾川网行风>>走进泾川>民俗文化>旅游文化>>正文内容

泾川大云寺佛宝舍利之千年传奇

2022年11月15日 来源:网络 点击数:

泾川,古称泾州,位于丝路要冲、泾河上游,自古便是关中门户。宋朝陶谷评价泾州:

“是邦也,压泾水之上游,控西戎之右坠。”

清代学者顾祖禹在《读史方舆纪要》也评价泾州:

“外阻河朔,内当陇口,襟带秦凉,拥卫畿辅,关中安定,此之系也。”

由于陇山、关山、秦岭等山脉阻隔,从秦汉始,西部民族进攻长安,很少从天水直入宝鸡,走渭河川一线东取关中,而多从河西、内蒙古、宁夏进入陇东后,以泾州为据点图谋帝都。泾州为长安以西第一冲要,泾州稳而天下定,故自汉以来直至元代,“恒为重镇”,有“安定”之名,历朝都命重臣镇守。

除了军事重镇,泾川更是丝路佛教文化枢纽。

千百年来,佛法东传、西去取经,都要往来跋涉于丝绸之路。泾川作为东越陇山进入陕西的关陇要塞和直入西安的咽喉之地,也是西出长安通往西域的第一重镇。从前秦置雍州,北魏置泾州,至隋唐北宋的安定郡或泾州,一直都是地方最高行政治所和西部军事屯御要地,更是佛教东传西去、僧侣往来云集的繁盛交融之区。

隋文帝择泾州建舍利塔,武则天敕泾州建大云寺,足见这座古城对于隋唐帝国的重要意义。

公元706年,唐中宗李显改大云寺为龙兴寺;北宋大中祥符六年(1013年),泾州龙兴寺瘗埋“诸佛舍利二千余粒并佛牙佛骨”;景德元年(1004年),宋真宗敕建解脱禅院(即水泉寺)。

元明时期,元世祖忽必烈、元成宗铁木耳、明孝宗朱祐樘先后敕赐华严海印水泉禅寺,现存碑刻;元贞元年(1295年)《敕赐华严海印水泉禅寺记并序》碑文载,水泉寺“度门弟子三千有余”。清代《泾川直隶州地理调查表》等文献载,全县共有佛寺、庵153座······

所有这些,都充分反映了古代泾川佛教文化的繁荣盛况。

无论是在泾川“百里石窟长廊”开窟禅修,在南石窟寺礼佛造像,还是东去长安弘法、跋涉中原传法、西游天竺取经,众多僧侣纷纷汇聚于此、共襄佛事,成就了泾川作为丝路佛教文化之都的千秋风华。

舍利,梵语音译,意为骨身或遗骨。相传是由佛教始祖释迦牟尼起才有的,释迦牟尼圆寂火化后,在骨灰中发现了许多五彩晶莹、坚如玉石的珠状物,尊称为舍利。

佛家有云,舍利是透过戒、定、慧的修持,加上自身大愿力而所得,非常稀有宝贵。佛陀之后,一般只有持戒严谨、修行卓著的高僧大德才会有。如中国的六祖惠能,近代的弘一、印光、太虚、章嘉等大师,往生后都留下了相当数量的舍利。有的舍利硬度极高,用铁锤敲砸丝毫无损。

提到佛舍利,最为人们熟知的,或许是1987年陕西宝鸡扶风县法门寺地宫出土的佛祖指骨舍利,这也奠定了其在世界佛寺中的崇高地位。

然而,发现最早、数量最多的佛舍利,并非他处,正是在陕甘交界、泾河流域的甘肃平凉市东部县城——泾川。

如果乘车从泾川县城西经过,就会看到泾河北岸耸立的七层唐塔建筑,这就是著名的泾川大云寺。

从1964年到2013年,大云寺方圆不到一华里的范围,作为中国唯一半个世纪3次出土佛舍利之地,数量之大,规格之高,全国绝无仅有,世界上也非常少见,被誉为“华夏佛宝圣地”“世界佛舍利供养研究中心”。

1964:初现惊世

1964年12月下旬,泾川城关公社水泉寺大队贾家村的社员们,正在泾河北岸平田整地。突然,有人惊异发现地里似乎埋着什么东西。经过仔细清理,发现了沉睡千百年的地宫,出土了一个四周刻有缠枝莲纹的长方形青色石函。

石函长50.5厘米,宽49.5厘米,高42.5厘米,中间刻有“大周泾州大云寺舍利之函总一十四粒”16个阳文隶体字。石函从右边起,刻有楷书一千多字的“朝散大夫行司马孟诜撰泾州大云寺舍利石函铭并序”。

当小心翼翼的打开石函,令人惊奇的是,石函很像现在的俄罗斯套娃,重重相套。里面有鎏金铜匣1具,内装银椁1具,椁内又有1具金棺,棺里又装有1只晶莹剔透的琉璃瓶,瓶内含豆大的白色晶体十四粒——正是14粒佛舍利,五重套函,可谓精美奇绝。

据铭文和文献记载,仁寿元年(公元601年),隋文帝下诏在全国30个州兴建舍利塔,14枚佛祖真身舍利被高僧护送到古泾州(今平凉市泾川县),在大兴国寺兴建舍利塔和地宫,安奉于地宫之中。

唐时,女皇武则天称帝,改国号为“周”。

在男尊女卑的时代,武则天称帝受到强烈反对和阻挠。武则天对以女性经变故事为主题的《大云经》极为崇敬——《大云经》是大乘佛教的一部经典,全称《大方等大云经》,介绍了净光天女、黑河女、谷熟诚王之女是菩萨转身做了国王的经变故事。既然佛祖认可女性可以主天下,并写入佛经,那么武则天称帝也就是天经地义的。遂将其颁行天下,以其为自己女身称帝作辩。公元690年,敕令两京(长安、洛阳)和诸州各建一座大云寺,珍藏《大云经》,并遣千名僧人,到各地讲经布道。

泾州大云寺,正是在隋代大兴国寺原址兴建的皇家寺院,由技艺精湛的工匠择上好材料,专为佛祖舍利打造了精美绝伦的金棺银椁铜匣之器,最后用琉璃瓶盛装,由武则天敕令重新隆重瘗藏,建塔以供。

这些舍利早在隋唐之时,便已是名动天下、光耀四海的国之重宝。

1964年佛祖舍利惊现于世,立即轰动海内外,被称为当年“中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

1971年,郭沫若亲自鉴定了已经调至甘肃省博物馆珍藏的金棺银椁和佛骨舍利,给予高度评价:“舍利石函,贵在石函!”五重套函被定为国宝级文物。

《中国大百科全书·考古学》称:泾州大云寺地宫和舍利石函中的金棺银椁,最早将中国传统棺椁葬制引入佛教,反映了唐代在舍利瘗埋制度上的划时代变革,是佛教汉化的标志,在佛教考古学上具有断代意义。

1969:再现倾城

仅仅过了5年,祥瑞再临泾土大地。

1969年冬,几乎在之前发现舍利的原址,发现了一个刻有“比丘慧明造舍利石函”字样的长方形石函,石函长67.5厘米,函体正面阴刻楷书铭文104字,落款“大周天和二年岁次丁亥八月庚子五月二十三日壬戊”。

函内置大铜函,铜函内乘小鎏金铜函,其内装琉璃瓶,瓶中装有32粒舍利。

据石函铭文介绍,北周天和二年(公元567年),泾州宝宁寺和尚慧明为佛祖造像时,将佛像和舍利一起供养安奉,以求“合国黎庶俱登正觉”之愿。

2005年3月,苗木基地施工时在发现石函原址上又出土了高1.8米的北周早期立式石雕佛像。佛像的出土和石函铭文记载相符,也印证判定了这批出土的32粒舍利为北周早期,将古泾州舍利供养史提前推至北周早期。

为了让千年大云寺重现世人,再现佛教文化在泾川的辉煌历史,2007年在古泾州大云寺遗址上,修建了大云寺博物馆,用于承载大云寺佛教文化遗产,这也是目前甘肃境内最大的仿唐风格建筑群。

2013:三现倾国

泾州宝地,福瑞绵长。

2012年12月31日,在复建的大云寺东墙外修路时,发现了两处佛像窖藏。出土上至北魏、下至唐宋,时间跨度近600年,共270余尊佛像。这些佛像造型精美、风格多样,对研究北魏至宋代佛教造像艺术在泾川的演变提供了丰富史据。

2013年1月,在佛像窖藏旁发现了宋代龙兴寺(与隋大兴国寺、唐大云寺一脉相承)地宫1处,第三次出土当时僧人搜集供养的佛牙佛骨和诸佛舍利2000余粒。这也被认为是“古丝绸之路上的重大考古发现”,百姓也纷纷赞誉“西有敦煌莫高窟,东有泾川大云寺”。

一个地方能发现佛舍利已属罕见,而在泾川县,从1964年到2013年,短短49年间,3次出土佛舍利及佛教文物,圣迹无双。而且更让人叹为观止的是,这三批舍利的发现地,都在同一区域。

著名学者楼宇烈对此高度评价“在全国是没有的,在世界上也是非常少见的。”

这绝对是世界佛教史上绝无仅有的人间奇迹!

据铭文记载,这次发现的佛舍利埋藏于宋祥符六年(公元1013年),1000多年前关于这些舍利的又一斑斓画卷徐徐展开。

宋代泾州龙兴寺僧人智明、云江二人为重振寺庙、再兴佛光,便云游化缘,寻访佛骨舍利,安奉寺中让信众瞻礼供养。

据其师父讲述,佛陀灭度后舍利分为八斛四斗,散于各处供养。他们风餐露宿、风尘仆仆,足迹遍布广大村落、城镇和寺庙之间。一路广施善行,接济贫民,举行祈福超度法会,获得了众多信众和百姓的支持。

历经20多年艰辛,他们迎奉的舍利达到二千多颗,也积获了不菲的善款。于是他们重修寺院,又兴香火,整个佛寺焕然一新。

一天,正在禅修的云江和智明眼前一亮,原来是供养在佛像前宝瓶中的舍利绽放异彩,闪烁着圣洁的光芒。他们顿悟只有将舍利庄严安奉,方可长存人间、万世供养。于是便准备将舍利安奉在寺内曼殊院文殊菩萨殿内,但瑞行未尽,云江已安然圆寂。

公元1013年农历五月十二日,他将舍利分成六份,乘装于不同的琉璃瓶中,把琉璃瓶放入匣中,再把佛骨、佛牙用镇寺缀金袈裟包裹,并请来主理泾州佛事的僧正惠照大师、高僧义英,以及为此事倾尽心血的比丘义演、撰写铭文的义梃、助缘俗家弟子陶知福等僧众,合力将佛骨舍利安奉于地宫之中。

600多年时光飞逝,洪武年间,一场洪水损毁了泾州城。州城之后迁至南岸,原龙兴寺址也变成了普通无奇的耕田。

直到2013年佛宝舍利横空惊世而现,应验了民间关于佛舍利“千年一现”的传闻。

2013年6月19日(农历五月十二),泾川大云寺隆重举行了大云寺落成暨佛舍利安奉法会,实现了大云寺对外开放;2015年8月28日,泾川又一次举行重大仪式,将在甘肃省博物馆珍藏的武则天周代大云寺14粒佛祖真身舍利中的4粒,迎回寺中庄严安奉。

千百年来,禅杖驼铃,梵音道法,佛韵悠扬,文明赓续。

菩提流支、勒那摩提、昙摩蜜多等东来,法显、智猛、宋云、惠生等西去,东西方高僧行者在泾州相互礼拜,在泾水比邻而居。

正如那条凝重流缓的泾河,当年应该有着不亚于印度恒河的鼎兴盛况。每当夜临,诵经声随同夜风在河谷间飘逸,法相庄严、生生不息······

参考资料

1.《泾川文史资料选辑》(2012年11月8日载于《中国档案报》)

2.李世恩主编《西北望崆峒》(2015年甘肃人民美术出版社)

3.《中国国家地理》(2018年06期)


相关新闻

    指定的模型还没有相关信息!

版权与免责声明

泾川网行风关于作品版权的声明  

1、凡注有“网行风”或“HUGO”的稿件,均为泾川网行风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为“泾川网行风”。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娱乐视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