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泾川网行风>>走进泾川>民俗文化>文化论坛>>正文内容

张怀群:泾州大云寺舍利之函书法作者是赵贞固

2020年05月22日 来源:作者原创 点击数:

1964年至今认为泾州大云寺舍利石函书法作者阙名

“泾州大云寺舍利之函”盖上,有“大周泾州大云寺舍利之函总一十四粒”16个隶书大字,楷法味较浓,系典型的唐隶风格。字已被放大、平刻在大景区广场里,成为旅人不可不看的文创作品。石函四面刻有近千字铭文,据考是现存中国古代舍利函铭中最长的一篇,其正书小楷,较同期楷书更多意趣,不乏魏晋南北朝遗风,气韵高逸,笔致婉丽。公众只知是唐代人所书,古意扑面,肃然起敬。但自1964年发现至今的55年间,多认为是无名氏的传世遗墨,不知道作者到底是谁?金石书丹一般在题目之下或文章末尾落款,作者在金石发现之日就被发现了。此石函因篇幅和官职排序所限,书者名并未按常规排在应有位置。

在题名落款的倒数12行,有“豳州宜禄县尉检校营使汲人赵贞固书”一句,这实际就是石函文字书写者,一目了然,但除了研究者知道外,赵贞固就是书者还不为大众所知,有时候还把“赵贞固书”当作人名全称,疑为少数民族。

豳州(今陕西彬州市一带)宜禄县(今陕西长武县),“县尉”,多主管治安,“检校”为朝廷外派散官或加官,不事职权,更多具有监督性;营使,或与军事兼军屯田事宜监督有关。其墓碑有“因巡田入陇山”句,应是营田使,监督掌管屯田诸事宜之官,以监督屯田为主。屯田供边防军粮所需。以现代官职对应,赵贞固在长武县行公安局长、军需屯田等监督有关的职责,唐朝县尉也曾负责行政、司法、财政等庶务。汲(今河南卫辉市)人。他应孟诜和邻县安定(今泾川)县县长之邀,以名士兼长武县政府代表来泾川庆贺典礼,和今天旅游节时周边各县去领导庆贺的世情相似。赵贞固赴盛会不仅出席仪式,历史性贡献是写了函名和函铭全文,借此记下了参加庆典的泾州(今泾川)和来自沙州(今敦煌)、豳州宜禄(今彬州长武)、泾阳府(泾州七府之一)、同州(今陕西大荔)、长社(今河南许昌)6个州县的24名朝廷、州县官员和17名高僧姓名。

不朽的是,石函盖上“大周泾州大云寺舍利之函总一十四粒”16字,是佛舍利身份的证明书,使1300多年后的人一看便知,不需再考。郭沫若说的“舍利石函,贵在石函”之价值在此。

庆典上共有5位河南人,庆典举办地、安定(今泾川)县长叫陈燕客,颖川(今河南许昌)人;石函铭文作者行司马孟诜是平昌(今河南汝州)人,为朝散大夫、从五品下官衔,此处称司马应指他任过台州(今浙江台州)司马,是兼任的军事官员;还有长社(今河南许昌)县尉窦少绎、安定征事郎行安定县尉窦少微。这并非河南老乡县长请来河南老乡赵贞固,而是赵贞固世为大儒,已忝名流,老乡兼好友孟诜认为只有赵贞固书写石函铭文最理想。

陈子昂写有《赠赵六贞固》等诗

写了“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陈子昂,写有《赠赵六贞固》,诗开篇的文学地域直指泾州:“ 回中峰火入,塞上追兵起。此时边朔寒,登陇思君子。东顾望汉京,南山云雾里。”赵六贞固,应是赵贞固排行老六,唐朝时,人名中的数字表示同祖父母或同曾祖父母兄弟之间的排行。如黄八(黄庭坚)、柳八(柳宗元)、元九(元镇)、李十二(李白)、韩十八(韩愈)、白二十二(白居易)。

诗达22行,陈子昂两次从军到西北边塞,在陇上触景生情,写烽火常燃的回中(唐代诗人都确认回中即泾州),以思念在回中地区(泾川相邻的长武)公干的赵六贞固正经历诸葛亮“躬耕亦慨然”、“金石徒精坚”的岁月,同情不得志,“屈身泥蟠,求祿下位”的赵贞固。

还写有《同宋参军之问梦赵六赠卢陈二子之作》40句长诗,是赵贞固去世后,写与赵贞固、宋之问、卢藏用等的兄弟情。

陈子昂,唐代文学家,初唐诗文革新人物之一。武则天称帝,陈子昂写了颂武则天的《大周受命颂》、《上大周受命颂表》。武则天信用酷吏,滥杀无辜,他不畏迫害,屡次上书谏诤。并一度因“逆党”反对武则天的株连而下狱,曾于26岁、36岁两次从军西北边塞,使他对边塞形势和西北地理、地望、民生有刻骨铭心的见解和感情。

载入正史的“方外十友”赵贞固

赵贞固、陈子昂等本是武则天时代的骄子,年轻时命运特征相同,即才华出众,好论辩,却不合时宜,因此不容其高,怀才不遇,而成就了岁寒之交、“方外十友”。

唐光宅元年(公元684年)起,赵贞固、陈子昂等10人常郊游于嵩山、洛阳等地,被时人称为“方外十友”,也指唐初不拘世俗礼法的十位好友,是唐初十诗人的并称。方外,世俗之外、世外。

《新唐书?陆余庆传》:“(余庆)雅善赵贞固、卢藏用、陈子昂、杜审言、宋之问、毕构、郭袭微、司马承祯、释怀一,时号‘方外十友’。”“十友”中,陈子昂文学成就最高,影响最大,是唐诗革新的先驱者;杜审言、宋之问为初唐著名诗人,卢藏用、司马承祯存诗甚少;其他5人诗作无存。

“方外十友”,几乎都人生不俗,史上有名,但赵贞固无传世诗作,为何?并非诗少或诗俗而未传,因天灾人祸一次性毁稿或是主因。赵贞固能得到陈子昂、杜审言、宋之问、毕构等名士赏识,在方外赏游,陈子昂能专门给赵贞固写诗、写碑文,只因十友之才华、学识、人品相当。十友的人生风景,互相折射出各自的人生光芒,史书上也多因记九友而记了赵贞固。

十友中,陈子昂已述,还有杜审言,杜甫的祖父,进士,累官修文馆直学士,与李峤、崔融、苏味道被称为“文章四友”,是唐代“近体诗”的奠基人之一。诗圣杜甫比陈子昂小53岁,因与其祖父杜审言、赵贞固等9人为“方外十友”,杜甫仰子昂之高标,曾专程到射洪寻访“诗骨”遗踪,留下了寄志寓情的诗篇,如《冬到金华山观因得故拾遗陈公学堂遗迹》:“涪右众山中,金华紫崔巍。上有蔚蓝天,垂光抱琼台。系舟接绝壁,杖策穷萦回。四顾俯层巅,澹然川谷开。雪岭日色死,双鸿有余哀。焚香玉女跪,雾里仙人来。陈公读书堂,石柱仄青苔。悲风为我起,激烈伤雄才。”《陈拾遗故宅》:“拾遗平昔居,大屋尚修椽。悠扬荒山日,惨澹故园烟。位下曷足伤,所贵者圣贤。有才继骚雅,哲匠不比肩。公生扬马后,名与日月悬。同游英俊人,多秉辅佐权。彦昭超玉价,郭振起通泉。到今素壁滑,洒翰银钩连。盛事会一时,此堂岂千年。终古立忠义,感遇有遗编”。杜甫也仰慕“同游英俊人”,“盛事会一时”之“方外十友”。

陆馀庆,以博学称。少与陈子昂、宋之问等交游,举制策甲科。武则天时,擢监察御史,累迁凤阁舍人。玄宗开元初,迁大理卿。官终太子詹事。

卢藏用,举进士,刑部尚书卢承庆侄孙、魏州司马卢璥之子。授左拾遗,礼部侍郎,兼昭文馆学士。与陈子昂友善,是陈子昂诗文变革的积极支持者。能属文,工草隶、大小篆、八分。书则幼尚孙过庭草,晚师王羲之,八分有规矩之法。有文集三十卷,《全唐诗》录存其诗八首。

宋之问,与沈佺期并称“沈宋”。进士及第,深得武则天赏识,被召入文学馆,不久出授洛州参军,后与杨炯一起进入崇文馆任学士。五代末宋初,石恪将其与陈子昂、卢藏用、司马承祯、王适、毕构、李白、孟浩然、王维、贺知章称为“仙宗十友”。

毕构,父亲毕憬,武则天时为司卫少卿。毕构年少时便中进士,后升任中书舍人、吏部尚书、广州都督、陕州刺史、益州大都督府长史兼充剑南道按察使,曾受睿宗玺书嘉奖,后任御史大夫、封魏县男。又任河南尹、户部尚书。逝后追赠黄门监,谥曰景。与司马承祯、李白、陈子昂、王维、宋之问、孟浩然、王适、卢藏用、贺知章为“仙宗十友”。

郭袭微,三国名将郭淮十二世孙,西魏侍中郭崇五世孙,隋朝大臣郭衍曾孙。陈子昂之友。武则天时,列“方外十友”。官至左拾遗。

司马承祯,晋宣帝司马懿之弟司马馗的后人。道教上清派第十二代宗师。文学修养极深,善书篆、隶,自为一体,号“金剪刀书”。玄宗命他以三种字体书写《老子道德经》,刊正文匍,刻为石经。

释怀一,崔颢写有咏其生平的《赠怀一上人》:“法师东南秀,世实豪家子。削发十二年,诵经峨眉里”。

因泾州石函书法,赵贞固的人生将成为活态

赵贞固,即赵元,《新唐书》中有传,《新唐书?陈子昂传》中也记载:“子昂资褊燥,然轻财好施,笃朋友,与陆余庆、王无竟、房融、崔泰之、卢藏用、赵元最厚。”

《新唐书卷120?列传第32》《赵元传》称:“赵元者,字贞固,河间人。祖掞,号通儒,在隋,与同郡刘焯俱召至京师,补黎阳长,徙居汲。元少负志略,好论辩,来游雒阳,士争向慕,所以造谢皆捂绅选。武后方称制,惧不容其高,调宜禄尉。……卒年四十九。其友魏元忠、孟诜、宋之问、崔璩等共谥昭夷先生。”

《大唐故监察御史天水赵(陵阳)墓志铭》:“曾祖掞,隋□阳郡守。祖礼舆,皇制授许州临颍县丞。父贞固,皇朝征授豳州宜禄县尉”。证实赵贞固即赵元。

崔璩任过安定(今泾川)主簿,唐咸通四年(公元863年)《李夫人墓志》载:“外五代祖尊讳璩,礼部侍郎博陵郡公,与道士司马公子微、赵公贞固、卢公藏用为莫逆之交。”160多年后,崔氏后人仍将崔璩与赵贞固等人的交往以为家族记忆,足见交谊俗世罕见。

赵贞固的碑文,由陈子昂亲撰,《昭夷子赵氏碑》文如下:

昭夷子讳元亮,字贞固,汲人也。本居河间,世为大儒。至祖掞,尤博雅耽道。隋征入学士,与同郡刘焯俱至京师,补黎阳郡长,始居汲焉。有二子:礼舆、礼辕,舆官至临颍县丞,辕为校书郎,并著名当代。昭夷即礼舆季子也。元精沖懿,有英雄之姿。学不常师,志在遐远。年二十七,褐衣游洛阳。天下名流,翕然宗仰。群蒙以初筮求我,昭夷以玄彀发机。故蓬居穷巷,轩冕结辙。时世议迫阨,不容其高,乃屈身泥蟠,求祿下位,为豳州宜禄县尉。到职逾岁,默然无言,唯采药弹琴咏尧舜而已。州将郡守,穆然承风,君之道标浩如也。因巡田入陇山,见乌支丹穴,密有潜遁之意。苍龙甲申,岁在大梁,遭命不造,发痼疾而卒。时年四十九。君故人云居沙门释法成、嵩山道士河内司马子微、终南山人范阳卢藏用、御史中丞钜鹿魏元忠、监察御史吴郡陆余庆、秦州长史平昌孟诜、雍州司功太原王适、洛州参军西河宋之问、安定主簿博陵崔璩,咸痛君中夭……乃共稽陟旧行,考谥定名,问于元蓍,象日明夷于昭夷。……昔叹才位不兼,大运有数,尝哀时命而作颂云,诸公以余从君之游最久,故秉翰参详,叙其颂曰:……昭夷作颂云尔,又尝著《汲人默记》,言变化之事。”

赵贞固逝世之年,如以陈子昂撰 “苍龙甲申”计,此前后应当是丙申(公元696年)年;如以“岁在大梁”计,大梁,十二星次之一,配十二辰为酉时,大梁年即酉年(鸡年,697)年,赵贞固应逝于这一年。可能殁在宜禄县尉任上,享年49岁。名流、朝廷命官陈子昂、释法成、司马承祯、卢藏用、魏元忠、陆余庆、孟诜、王适、宋之问、崔璩等亲理赵贞固身后事。

《新唐书卷136·列传48》称:“卢藏用……与陈子昂、赵贞固友善,二人并早卒,藏用厚抚其子,为时所称。”

赵贞固早逝,友人厚抚其孤。以上引《大唐故监察御史天水赵(陵阳)墓志铭》载:“父贞固,皇朝征授豳州宜禄县尉”可知,赵贞固的儿子官至监察御史,待确考。

宋之问亦有《送赵六贞固》诗:“目断南浦云,心醉东郊柳。怨别此何时,春芳来已久。与君共时物,尽此盈樽酒。始愿今不从,春风恋携手”。

陈子昂殁后,卢藏用曾为之编辑文集并作序《陈氏别传》,文中再次记录了与陈子昂厚交的诸位名流,赵贞固仍名在其中:“友人赵贞固、凤阁舍人陆余庆、殿中侍御史毕构、监察御史王无竞、亳州长史房融、右史崔泰之、处士太原郭袭征、道人释怀一,皆笃岁寒之交。与藏用遊最久,饱于其论,故其事可得而述也”。可见赵贞固与陈子昂等是生命之交,世所共知。

久视元年(公元700年),卢藏用赋诗酬答宋之问,追悼赵贞固、陈子昂早逝,兼赠陆余庆、司马承祯等,诗云《宋主簿鸣皋梦赵六予未及报而陈子云亡今追为此诗答宋兼贻平昔游旧》:“鸣皋初梦赵,蜀国已悲陈。……赵侯鸿宝气,独负青云姿。……陈生富清理,卓荦兼文史。思缛巫山云,调逸岷江水。铿锵哀忠义,感激怀知己。负剑登蓟门,孤游入燕市。浩歌去京国,归守西山趾。幽居探元化,立言见千祀。埋没经济情,良图竟云已。……子微化金鼎,仙笙不可求。荣哉宋与陆,名宦美中州。存亡一暌隔,歧路方悠悠。”诗中赵六指赵贞固,陈指陈子昂,“子微”是司马承祯字,陆指陆余庆。

“方外十友”对“盛唐气象”的到来做了准备和铺垫

研究者有共识,“方外十友”是初唐活跃于公元683年至公元691年间的热爱方外之迹的群体,含文人、士大夫、道士(僧人),其中文人的代表人物有陈子昂、宋之问、杜审言、卢藏用:赵贞固属士大夫的代表人物。道教“以退为进”、探寻世界本源的思维模式,看待世界视角的宏大和开阔,对“方外十友”潜移默化,使得其在文学创作中,选择大处着笔,描述的大自然气势开阔、气韵壮美。语言的本色之美,情感的本真之美,以及诗歌意境的宏大壮美等方面,对初唐诗风的定型,“方外十友”的贡献是开创性的。当时唐朝仅走过90年许,“唐诗工程”仅完成不足三分之一,对其后出生的李白、杜甫、白居易、李商隐等及整个唐诗高峰和特质的形成,对“盛唐气象”的到来,“方外十友”的影响力、所做的准备和铺垫是历史性的。

赵贞固本是“方外十友”、唐初文化名流,唐朝无人不知,之后的古代也不曾遗忘,因其诗未能存世,有被湮没之虞。其诗已不存,遗憾不尽,但1964年在泾川却发现了赵贞固千字隶楷书法,这是中华文化的万幸,既是存世的唐代书法宝库补缺,又因现存泾川的书法找到了赵贞固,因赵贞固找到了陈子昂、杜甫祖父杜审言、宋之问等“方外十友”,又因“方外十友”这个群体,把赵贞固从历史尘封中拉了出来。因泾州石函书法,赵贞固的人生将成为活态。

大景区内大云寺牌匾应该刻上赵贞固写的“泾州大云寺”隶书,上款刻正书“大周泾州大云寺”,下款刻正书“中散大夫使持节泾州诸军事守泾州刺史上骑都尉源修业、朝散大夫行司马平昌孟诜、安定县令颖川陈燕客献,书者刻正书“豳州宜禄县尉检校营使汲人赵贞固书”,时间刻“大周延载元年岁次甲午七月癸未朔十五日已亥”。上述句子的隶正书法就在石函上存在,旅者赡仰巨匾上唐人亲留墨宝,必还去细赏石函上赵贞固真迹。如此,复原的景区就有1326年历史(唐代原址、原创是景区的本质),仅其书法就是延载元年(公元694年)的原创。而今人所写景名及落款,使景区委曲为六七年历史,这是因常识所限而本末倒置。

赵贞固书法,是1964年的又一重大发现。文旅高潮之火,是由故事点燃的,赵贞固书法及“方外十友”故事,会有无数粉丝倾听的。将与唐朝及历代在泾州城发生的故事一起,总让听者意犹未尽。

图释

1、赵贞固书舍利石函侧面石函铭文开篇正书


2、大周泾州大云寺舍利石函全貌

3、石函第4侧面局部,右起第一行为赵贞固落款署名


相关新闻

    指定的模型还没有相关信息!

版权与免责声明

泾川网行风关于作品版权的声明  

1、凡注有“网行风”或“HUGO”的稿件,均为泾川网行风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为“泾川网行风”。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娱乐视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