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供求信息发布 >> 我要发布
您所在的位置:泾川网行风>>人文物华>民俗文化>文化论坛>>正文内容
时间:2013年04月04日 来源:飞云中学 进入论坛 点击数:  我要评论 【收藏

  一、植根于1013年的夙愿

  城内万家灯火渐次隐藏在油亮油亮的黑铁灯托里,晚炊的余烟袅袅浮起,幻化成一片朦胧的夜色。月光如水。站在曼殊院大殿的廊台上,远眺南山,回山顶上的灯火和夜幕里的星斗一样隐隐约约,北面绵延不息的五龙山犹如巨蟒,朝东蜿蜒游走。一片水声,不是护城河,是滚滚的泾河与汭河交汇的激越奏鸣,清幽的交响曲渗入家家户户的窗扉,应和着母亲拍打稚儿安眠的节奏……

  出奇的寂静,连犬吠声也消失了,好像全泾州城入眠,除了城堞边巡游的哨兵。铠甲兵刃反射着月光,寒光凛冽,令人生畏。

  这冰寒月光,令人想起刘禹锡“淮水东边旧时月,夜半还过女墙来。”但这不是在萧条败落的石头城和满是胭脂的淮河,而是盛世北宋的边关重镇泾州和永远清澈的泾河。月光也许无意,但时光却注定把光辉的瞬间定格在北宋大中祥符六年(公元1013年)5月12日。

  泾州龙兴寺曼殊院内。夜已深,初夏的露水渐渐聚拢上来,净坛里的花苞凝着潮润,松柏投下了黑魆魆的影子。四周格外寂静,可以听见僧侣们香甜的鼾睡声。徒有一人手扶着冰凉的栏杆,凝望着夜空,难以入眠。是啊!今夜泾州城内谁都可以酣然入睡,但天意注定必有一人独自失眠,对,是要用生命的许诺来演绎一段不朽的失眠!

  他——龙兴寺曼殊院智明大师。

  他,踽踽独立,仰望星空,轻叹一声,如释重负一般,仿佛把无限的心事交付了皎皎明月。下了大殿台阶,他双手合于胸前,虔诚地绕文殊菩萨殿一周,转到寺院东北角的塔林前。在一座建成不久色泽尚鲜的圆寂塔前打坐下来。喃喃自语:“云江师兄 ,善业感召,因缘具足,今日,你我一生的夙愿已了……”注视着“大宋龙兴寺曼殊院云江大师”字样的塔碑,智明百感交集,神思回到了二十年前……

  那是太宗淳化初年,他受戒不久,早就仰慕泾州大地佛寺林立,佛事弘大。便一路云游到泾州大地,在龙兴寺曼殊院参佛修行。时光如白驹过隙,他与慈眉善目气韵悠远的云江大师志同道合,深交已久。两年来一起吃住,共同修行,往往青灯,黄卷夜半钟声,晨昏相伴。多年来深感佛陀神恩无以为报,叹念弘扬佛陀大悲智慧。岁月流逝,一天傍晚,师兄弟俩在禅房参修佛理,俱感身心愉悦。蓦地,云江师兄若有所悟,说:“师弟,我刚才参佛时忽有灵光闪过,心生一念,说与你听!”他也若有所悟,说:“是否师兄眼前闪过佛塔胜迹和舍利圣物,心生祈求感得舍利供养的宏愿?”云江师兄言说:“师弟所言极是。舍利圣物 ,乃佛陀戒定慧熏修成之物。现今国泰民安,我俩道心坚固,应该发大愿力,求的舍利圣物供养,以弘扬佛法,让泾州苍生同沾雨露。”

  于是,他与师兄在佛前发愿,从此广施善行,精修佛法。或为人说法,或举办法会,布施乡里,救济贫困。最终应验,宝瓶内的舍利像灿烂的珠玉一样飞速流转而来,佛牙佛骨也大放光彩,如同璀璨的繁星一样汇集。

  可神物安放于何处呢?问天占卜后,得知埋于曼殊院文殊菩萨殿下必能历劫不坏长存世间。

  万事俱备,只待安葬。

  忽然间晴空霹雳,阴霾遮天——云江师兄圆寂了!

  他心痛如裂,肝肠寸断,幽闭在禅房数日水米不沾。他心知师兄修成正果,但是八千多个日日夜夜的悲苦忧乐熬成的同门情谊如同决堤的江水冲淹着心扉,八千多个日日夜夜里勤持精修的情景如同蔓延的离离之草幽闭了自己的空明之心!

  终于,他醒过来了,彻底醒了!是师兄云江和他二十年前的发愿像灵丹妙药一般催生了他的苏醒!对,要完成夙愿,让圣物安放,让师兄安心!

  制陶棺,做木匣,存舍利,做铭砖,刻铭文,起地宫。在僧正惠照大师,小师慧远等人的帮助下终于顺利安葬。

  月已西移,夜空中有鸟儿掠过,发出啾啾的声音。夜清凉多了,袈裟浸透着潮气。智明大师的深思回到眼前,喃喃的说:“师颂兄,让我把铭文上的赋词送给你听吧。”凄婉深沉的乐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于佛有缘因果不爽啊盛世出家,

  礼佛持戒多施善行啊不必褒嘉。

  ……

  一粒舍利金刚不坏啊泾水透澈

  泾水作证瞻礼神异啊清净莲花。

  二、绽放在2013年的奇葩

  时光的列车已经疾速的驰入21世纪。泾川大地上蓬勃生春,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只是山围尚在,泾水依旧,沧桑巨变,人事已非。

  回山上旌旗飘扬,建筑群巍峨挺拔,泾水唱着舒缓的曲子,优雅从容地接纳汭水相携东去。泾河南边是新崛起的县城,高楼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街道上车水马龙。河北边的安定成遗址上矗立着复原而建的敕造大云寺宝塔,传承着佛教遗宗。

  2013年元旦的前一天,温暖的阳光依旧抚摸着泾川大地。其实今冬无雪,整个西北整个冬天没有雪花飘飞,人们一直感觉到生活在春天里。中午,城关镇贡池村的村民在大云寺东侧维修道路,推土机在轰隆隆的前行,手持铁锹的村民们说说笑笑地干着手底的活计,谁也没有意识到幸运之神已经在他们身边出现,奇迹将在瞬间里展现在他们的眼前。

  突然庞然大物的轮子下陷了,一阵喧闹,村民们忙着救助身陷重围的铁家伙,铲土垫轮是最好的办法。一个胡子拉碴的男子用力铲土,忽然觉得铁锹碰到了什么硬东西。小心翼翼的再试几次,竟然是一尊石佛像。人们聚拢而来,就在这个见证奇迹的地方,人们的眼睛接二连三地看到不同样式的佛像。大家立刻意识到,今天发现宝贝了,不是一尊,是几十尊甚至几百尊。而这个地方就是则天武皇敕建的大云寺遗址旁边!嗯——事关重大,赶紧上报 

  于是乎,各路专家学者云集而来,发掘相继展开,各大媒体纷纷在黄金时段头条头版报道:“泾川大云寺遗址惊现佛教造像窖藏。”一瞬间,泾川——这个在1964年发现14粒舍利子及五重套函的灵光宝地再次被推到了摄像机前,再一次成为全国瞩目的焦点。

  此时,时光之轮已经悄然翻到了2013年。

  奇迹的发生尚在继续。

  当我们驻足在这片曾经辉煌三千年的古城土地上时,当我们欣赏着诸多立佛、天王、弟子石像以及黄金贴冠菩萨造像,当我们的视角由北魏、隋、唐、宋拉伸到太平盛世,当我们得知窖藏开口距地面仅仅1.5米时,不由感慨:离地面这么近,有多少虔诚的脚印趟过这方宝地却浑然不觉,虔诚信众抑或文人骚客,怀才不遇的李商隐抑或踌躇满志的左宗棠;还有多少扶着犁铧的农人沾着佛尊的灵光而聪颖无比……时光老人好似不经意间完成了一次令后人瞠目结舌不思其解的完美期遇:同是龙年,同一处遗址开掘,同类的精神宝藏。也许我们永远无法解释其中的奥妙,但我们可以由衷地感叹:历史有幸,泾川有幸,佛法有幸。

  泾川自古便是佛教胜地,这有南石窟寺,北石窟寺,王母宫石窟等等实例为证。仔细欣赏着那尊唐代艺术家创造的菩萨头像时,惊诧于她体现出的成熟圆润的刀法。从饱满平和的容颜,沉着安详的神态里,立刻领悟到一种恬淡自信,令你无法抗拒地想到蒙娜丽莎的微笑。正如文化学者余秋雨所言:“在南北各地的古代造像中,唐人造像一看便可识认,形体那么健美,目光那么平静,神采那么自信。”这些手工完成的杜绝复制的艺术“孤品”,无论施彩着金,或者素颜以对,无不给仰慕者以神圣宁静之感。目睹之 ,我们恍若可见佛事兴盛的封建时代里,天朝内外僧侣络绎不绝地踏着古道纤尘前来朝拜修禅的壮观景象,无疑是给后世传承文明的厚重的对话题材。

福不双至龙年至,喜讯纷至而沓来。又发现一处地宫,发掘陶棺、木匣及铭文砖。解读而知,北宋年间泾川龙兴寺两位僧人感应而得2000多里舍利、佛牙、佛骨安葬。有人惊呼:“双龙拱宝大云寺,千载又逢两地宫。”“龙年惊现龙兴寺,千载一逢佛法身。”我们的思绪仿佛又回到了北京大中祥符六年的那一天…… 

  三、催生出万世复兴的愿景

  更多的,把思维的主线做以整理,我们可以窥见一条从北魏发源的滔滔不息激流,流过西魏,流过北周,流过隋唐,流过大宋,在现今称为泾川的大地上流着。也许当年的信徒根本无法预料自己的所作所为对后世子民会带来什么,但我们已经如获至宝,这生生不息的精神瑰宝,文化瑰宝。

  当在天涯漂泊的游子回头展望故园时必然遏制不住泪如泉涌;当在沙海涉足的旅人无所依凭时唯一支撑的肯定是心中的信念 。我们把目光拉伸到1000年前,注定在泾州大地上矗立丰碑的高僧们用生命的承诺完成了心灵中对信念和执着的对话;如若把神思定格在1000年后的今日,历史的遗迹满载着的精神瑰宝无形中又与追求高速文明的我们展开了一次关于文明与复兴的对话。这必然是一个精彩的话题,是一次可以风生水起的潮动。

  文化兴邦的光芒曙光已经照临泾川大地,文化强县的祥瑞已经初露锋芒。我们翘首期待这穿越千年时光的对话绽放缤纷异彩!

(作者:杨宏林
      
上一篇:泾川:一位大学生村官的“帮扶日记”
下一篇:泾州古城考古访视报告
※观后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网站声明
  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网行风)”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
※相关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