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泾川网行风>>走进泾川>民俗文化>古今之缘>>正文内容

滕子京在泾川当官遭弹劾 促成了范仲淹千古名篇《岳阳楼记》

2021年04月24日 来源:作者原创 点击数:

岳阳楼范仲淹与滕子京塑像

宋滕子京泾州任上游回山王母宫题记碑

“庆历四年春,滕子京谪守巴陵郡,越明年,政通人和,百废具兴,乃重修岳阳楼。”这句出自中国文学史上的名篇《岳阳楼记》,北宋名臣范仲淹“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千古名句,让后人敬仰。然而很多人不知道,这篇千古奇文的问世,竟然与我们甘肃平凉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1 滕子京在泾川留下一碑

在泾川县城西王母宫文物管理所的碑墙上,有一方《宋滕子京泾州任上游回山王母宫题记碑》,碑文记录了滕子京于庆历元年(公元1041年)六月曾与友人同游王母宫,碑文中泾州知府、集贤殿学士、侯爵南阳滕子京,正是范仲淹在《岳阳楼记》写的谪守巴陵郡的滕子京。

滕子京,名滕宗谅,字子京,河南洛阳人,出生于公元990年,比北宋名臣范仲淹小一岁,北宋大中祥符八年(公元1015年),滕子京与范仲淹同科进士,两人一见如故,说身世,谈抱负,十分投机。虽为同科进士,但二人的际遇却截然不同。

范仲淹的官做得比滕子京大多了。范仲淹生于江南吴郡(苏州),进士及第后官运亨通,从广德军司理参军一直做到了参知政事,参知政事相当于宰相。

康定元年(公元1040年),范仲淹任陕西经略安抚招讨副使,巩固西北边防。其间庆历元年至庆历二年(公元1041年—1042年)兼任庆州(今甘肃庆城)知州。庆历三年(公元1043年),出任参知政事,发起“庆历新政”。不久后,新政受挫,范仲淹被贬出京。

而滕子京,初为泰州军事判官,好不容易在范仲淹提携下进京担任大理寺丞,却因开封玉照昭应宫大火被贬到闽北邵武县,过了几年奉调入京,没想到又遇到宫廷火灾,倒霉的滕子京再次被贬,出任地方官。

康定元年(公元1040年)九月,滕子京任泾州(今平凉泾川)知州,因抗击西夏有功,升任庆州知州,随后又被弹劾,官降一级,先后在凤翔府(今陕西凤翔县)、虢州(今宝鸡市虢镇)、巴陵郡任知州。庆历七年(公元1047年)卒于苏州任上,终年58岁。

滕子京几次被贬,关键时候,都是范仲淹挺身而出,全力相救,才让滕子京渡过了困顿。

2 滕子京解泾州之危后遭贬

在范仲淹、滕子京的一生中,最让人称奇的是,他们二人曾先后在泾州和庆州任职,这不能不说是二人生命中最具传奇色彩的一段经历。

宋康定元年(公元1040年)九月,西夏开国皇帝李元昊大举兴兵侵宋。朝廷升任滕子京为刑部员外郎、职直集贤院、任泾州知州(宋朝官吏大都是三个头衔,即官、职、差遣),开始长达四年防御西夏东侵的艰难生涯。

曾经的泾州,是个边关阻隔,动乱无常的荒凉之地。

其时,正是宋、夏战事最为吃紧的时期。庆历二年(公元1042年)闰九月,西夏李元昊再次举兵进犯北宋边境,由于决策失误导致宋军在定川寨被西夏军包围,定川寨一仗,打得昏天黑地,血肉横飞,14名宋军将领全部战死,近万人被西夏军俘虏。定川寨兵败,沿边郡县十分震恐。

西夏军打到渭州(今平凉市)时,距滕子京驻守的泾州只有120里。他一边动员数千百姓共同守城,一边又招募勇士,侦察敌情,檄报邻郡使之做好防守准备。关键时候,环庆路马步军都部署、经略安抚招讨使范仲淹率1.5万人自庆州赶到,解除了泾州之危。滕子京负责征集供应柴粮,确保战争所需一切物资。范仲淹、滕子京齐心协力,终于将西夏军击退。

在这次保卫泾州的战役中,滕子京立下了汗马功劳。战争结束后,为庆祝胜利,滕子京杀牛设酒,大摆宴席,犒劳参战的羌族首领和士兵。又按当时边疆风俗,在佛寺里为在定川寨战争中阵亡的士卒作法事祭奠,一方面是安抚死者亲属,同时笼络羌族,安定民心和边疆。

由于防卫泾州有功,在范仲淹举荐下,滕子京被提拔为管理宫廷中藏书的高级文官天章阁待制,任环庆路都部署,接替范仲淹任庆州知州。

谁都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滕子京调任庆州知州后不久,继任滕子京泾州之职的郑戬向朝廷告发滕子京在泾州保卫战中浪费了公款,滥用官府钱财16万贯,宋仁宗派员前往查勘,没想到滕子京怕牵连无辜,干了一件让人意外的事情:将被宴请、安抚者的姓名、职务等材料全部一把火烧光。

其实,所谓十六万贯公使钱是诸军月供给费,用在犒劳羌族首领及士官的费用只有三千贯。当时,时任参知政事的范仲淹及监官欧阳修等都为他辩白,极力救他。最终,滕子京被官降一级贬往别处,庆历四年春又贬到岳州巴陵郡(今湖南岳阳)。

3 重修岳阳楼请范仲淹写《楼记》

滕子京到底贪没贪钱呢?《宋史》评价:“宗谅尚气,倜傥自任,好施与,及卒,无余财。”无余财呀!这便是一个受诬贬官的结局。

滕子京背着沉重的被贬负担来到岳阳。巴陵郡在宋代还是边远蛮荒之地,到巴陵郡后,他不计较个人荣辱得失,仍然以国事为重,勤政为民,多有善举。在任期内扩建学校,修筑防洪长堤,重修岳阳楼。当岳阳楼重修落成之日,滕子京“痛饮一场,凭栏大哭十数声”。男儿有泪不轻弹,可见其忍辱负重仍然勤于政绩的惨淡心境。仅仅两年时间岳州就“政通人和,百废俱兴”,“治为天下第一”。

重修岳阳楼之后,滕子京写信给范仲淹,请他作记。随信还送了一幅《洞庭秋晚图》,供范仲淹参考。范仲淹是苏州人,对太湖、洞庭湖的风雨晴晦种种风情非常熟谙。其时,范仲淹因他力推的“庆历新政”遭当朝保守派攻击而失败,他也于庆历五年(公元1045年)由参知政事贬谪为邓州(今河南南阳市)知州。或许正是这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际遇,触动了范仲淹,于是他借楼写湖,凭湖抒怀,认为大丈夫应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他鼓励滕子京要“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滕子京驻守巴陵郡3年,庆历七年初调任苏州,3个多月后,即病逝于苏州任所。

滕子京在中国历史上本是一个籍籍无名的小人物,却因为范仲淹的一篇《岳阳楼记》,使他的名字得以万古流传。

而千古名篇《岳阳楼记》,正是因为泾州任上被诬告一事促成了滕子京修楼的壮举,并触发了范仲淹的天才蕴藏,才分娩出了“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一名句。泾川和岳阳楼、滕子京、范仲淹的名句,就此形成永远分割不开的一种文化财富,一段史实风景,一种历史智慧和人类光辉思想的结晶。


相关新闻

    指定的模型还没有相关信息!

版权与免责声明

泾川网行风关于作品版权的声明  

1、凡注有“网行风”或“HUGO”的稿件,均为泾川网行风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为“泾川网行风”。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娱乐视点

    分享到